阳光正好,湖心亭时常有风,水池中有细碎的波光粼粼跃动,光鳞闪耀在湖心亭的边角。

    “幼时喊姐姐,不是喊得很顺口吗?”他的话中像是带有笑意,可那笑意却晦暗不明,似有似无,就像隔着一层淡淡的轻纱,仿佛能看清,却又令人捉摸不透。

    温凝呼吸有些不稳,再也维持不了原本不动声色的模样,下意识便抬头,略有惊愕的看着他。

    他五官卓越精致,是一等一的好相貌,与齐微明低调雅致的清俊不同,萧云辞是极富攻击性的,夺人心魄的耀眼。

    看到他近在咫尺的面容,这一瞬间,幼时的回忆便如水流般涌入温凝的脑海,装载了无数记忆的封闭陶罐仿佛在这一瞬间被揭开了封贴。

    那时候温凝还是六岁的黄毛丫头,一次去齐国公府做客时,看到齐微明的身后跟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孩子,比齐微明略高一些。

    那孩子像是刚沐浴之后,长而乌黑的头发如丝缎,带着几分水汽披散在肩头,白皙的皮肤在阳光下耀眼的仿佛清透的玉白翡翠,一双眼眸如黑棕色的宝石一般夺人心魄,让人想凑近,想抚摸。

    “哇,这个姐姐好漂亮呀。”温凝年幼,发自内心赞叹道。

    一旁的仆从却低声笑了起来,齐微明也嘲笑她道,“宁宁你的眼神比我还差。”

    她一怔,却见那个“漂亮姐姐”闻言脸色已经变了,眼神颇有些复杂的看了她一眼。

    温凝虽年幼,也能看懂气氛,可她看不懂周围人的笑意……怎么了,难道这个姐姐不好看吗?

    正当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却见那“姐姐”三两下将头发束起,露出几分锐利的下颌骨,视线盯着她,仿佛想要得到一个答案。

    温凝裂开嘴,笑着夸赞,“这样更好看了姐姐!”

    她现在想来,当时应当是萧云辞长到那么大最为无言的一刻。

    当时萧云辞并未解释,在齐微明的笑声中与他们混迹了一个下午,一直十分沉默,视线却一直缠绕在温凝的身上。

    直到温凝即将离开齐府,转身跟“姐姐”说再见时,却听“姐姐”第一次开口,声音如翠玉击石,用看傻子般的目光看着她,“下次叫我萧云辞……哥哥。”

    温凝宛如晴天霹雳,愣了许久才恍恍惚惚的离开。

    在发生那件事之前,她还是很敢于粘着萧云辞的,甚至经常叫错也不改口,萧云辞总是用颇为无奈的眼神看着她,然后露出笑来,说,“乖,叫哥哥”。

    直到后来那场噩梦……她便再也不敢随意造次,心中对他心存敬畏。

    那敬畏存着存着,直到他被封太子,高高在上生杀予夺,再也不是她能接近的存在。

    温凝想到那些过往,脸上燥热,心中惶恐,立刻垂下脑袋轻声说,“幼时不懂事,冒犯了殿下,请您恕罪。”

    萧云辞垂眸看着她,她个子只到他胸口处。

    明明是最好的机会,她却只字不提关键,只拘谨的站在原地,小心翼翼说些旁枝末节。

    这仿佛是在回答他的问题……几年不见,确实生分了。

    他眯眼看着她,沉静半晌,声音已比之前淡漠不少,“何事,说吧。”

    温凝急忙从袖中拿出那张丝绢,恭恭敬敬的双手奉上,“昨日侍女来东宫讨东西,误拿了殿下的帕子,思来想去,臣女还是当面道谢为妙。”

    萧云辞没有接她的帕子,却回身坐在了桌前,手指微动,将茶端上小炉,继续烹茶。

    温凝见他如此,反而觉得应当,仔细上前两步,将那帕子恭恭敬敬摆在了桌上。

    帕子叠得齐齐整整,在他面前却仿若无物。

    “赏花宴上,殿下帮助……“她接着说,可话还未说完,萧云辞便直接打断了她的话语,“微末之事不必多说。”

    温凝闭上了嘴。

    壶中的茶已过了火候,萧云辞未管,任茶继续在壶里待着,有点生烹火煎的意思。

    “昨日侍女来要了不少东西,殿下应当不知……”温凝接着说,却再次被打断。

    “今日已知晓,东西挑拣过了,会有人送去。”说完这句,萧云辞目光落在她身上,显然在看她的那身衣裳。

    温凝耳根一红……她原本还想拒绝,可她身上还是昨日那身,她实在是没有衣裳可换。

    萧云辞挪开目光,“拿去用便是。”

    “多谢太子殿下。”温凝感激应道。

    她想了想,还是开了口,“太子殿下,还有一事,臣女斗胆……”

    萧云辞听到这句,终于拿下那快要被烧裂的壶,放在了面前,淡淡看了她一眼。

    他气定神闲,仿佛她所说什么,都在他所料。

    萧云辞手指一动,端起壶,将浓郁的茶水倒入瓷杯。

    “说。”

    “臣女在宫外多年,对宫中情况多为不解……太后她老人家,可容臣女去打扰探望?”温凝试探问道。

    温元徽是老臣,与太后有些旧交,温凝幼时也被带去宫里见过几次太后,如今她想试试,试试求助于太后,是不是能有些转机。

    萧云辞倒茶的手微微一滞,忽然淡笑一声,视线却如刺般扎向她,“你今日过来,就为这件事?”

    “是。”温凝赶紧点头。

    萧云辞面上的笑容更甚,温凝却无端更加忐忑了些。

    他沉默了片刻,终于开口,“她记得你。”

    “多谢太子殿下指点!”温凝感激不已,欣喜之色浮现在脸上。

    “……”萧云辞喝了一口茶,那茶水焦苦。

    几件事已了,温凝终于安心告退,脚步都比来时轻快不少。

    看着她叫上侍女欢喜离去的背影,萧云辞随手将瓷杯中的茶水倒在了鱼池里,鱼池里的鱼一开始活蹦乱跳游来,遇着这茶水,立刻嫌弃地四散游走。

    这时有贴身的太监上前来,那太监面容秀气,若晴月在场,定能认出他便是昨夜给她帕子的那位邓公公。

    “殿下,那人要招,要见您才肯说。”邓吾小心开口。

    “带上来。”萧云辞简单吩咐。

    邓吾早做了准备,挥了挥手,便有人将一个满身是血的男子拖了上来,依旧是扔在了那块有血的位置。

    新的血迹叠上旧的,越发腥味浓重,萧云辞脸上忽然浮现起笑意,笑得极好看,仿佛聚集了周身所有的光线。

    “刚刚不是牙尖嘴利,这就要招了?”

    “殿下,殿下,我招……”那人一把鼻涕一把泪,看到萧云辞的笑容便如同看到催命的符,他哭着哽咽说,“指使我的是……”

    他只说到这一句,萧云辞却上前两步,伸出手掐住了那人的下巴。

    “吧嗒”一声,还未来得及反应,那人的下巴就被卸了下来。

    “嗷……”那人痛苦的吼着,满身的污血往下流,新伤旧伤叠加,腥味浓重,嘴里却再也说不出话来,只能发出意味不明的声音。

    萧云辞面容未变,语气中倒有些温柔,像是在哄人,“说晚了,孤已经猜到。”

    那人绝望的看着他,仿佛在看什么恶鬼,恐惧溢满了双眸,嗷嗷乱叫。

    “孤记得你们这些人,都是死士才对。”萧云辞嘴角弧度依然,仿佛在打趣儿,“怎么,你忘带毒丸了?”

    然后他问,“需要帮忙吗?”

    那人摇头挣扎,却被邓吾死死按住,像案板上蹦跶的鱼。

    邓吾刚想动手,萧云辞却已抬手,将他下巴猛地一转。

    “嘎达”一声,那人双目圆瞪,瞬间失去了生命,像是个断了脖子的破烂布偶。

    “处理掉。”萧云辞起身,抓起桌上那带有暗红“花瓣”的帕子擦了擦手,那血红的“花瓣”瞬间多了几朵,比之前的殷红一些。

    那人被拖走,地上留下了一滩血迹。

    不久后,邓吾拿着抹布亲自擦洗地面,小心翼翼看着太子殿下在池水边的颀长背影,心中想。

    殿下今日心情真差啊。

    ……

    温凝走出清宁宫的时候,仿佛听到了一声惨叫,她浑身一颤,转身回望,满目皆是树木花草,生机盎然,其余什么也没了。

    “姑娘怎么了?”晴月疑惑问。

    “你有没有听到什么人的惨叫声?”温凝愈发肯定方才在那观景亭的地上看到的是血迹,闻到的也是血腥味。

    “什么惨叫声,没有啊。”晴月摇头不解,“姑娘,你是不是太紧张了?”

    “也许吧……”温凝也觉得自己恐怕是惊惧过头了,亭子里的腥味可能是鱼腥气?那地上的血……是不是倒了的茶水?

    可她脑子里却冒出了萧云辞擦手的那张帕子,上头点点红斑,仿佛殷红的花朵。

    她临走前似乎瞄了一眼,那帕子上的花似乎比她刚到时……颜色变得深了些。

    温凝一个激灵,不敢再想,加快了脚步,“走吧走吧……”

    她得找机会去寻太后。

    没多久,永宁宫便来了一大帮人。

    原来是宫里派人送来了衣裳和饰物,还有一些寻常吃穿用度。

    温凝谢过来送东西的宫人,却见那张公公脸上带着意味深长的笑意。

    “皇上吩咐了,今日算是特意给姑娘调养身子,明日啊,姑娘一定要好好打扮打扮,必格勒王子要赏花,邀您作陪,您一定要配合一些,免得自讨苦吃。”

    温凝心中一惊,赶紧道,“公公,我身子不适,实在是无法太累,能否改日再……”

    “皇上说了,让太医跟着,即便晕过去,也能给姑娘当场治好,姑娘啊就别推脱了。”张公公仿佛早就料到她这说辞,笑道,“再说了,必格勒王子哪里等得太久,若是不想他来这儿亲自来寻姑娘,姑娘便配合一点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谋娶

白清溪

谋娶笔趣阁

白清溪

谋娶免费阅读

白清溪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