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5 章   第九十五章

    所有的北明将士看到这一幕,都几乎倒吸一口冷气,惊得不知所措。

    堂堂北明太子妃被鞑靼胁迫,在城楼上用剑架着脖子,这一幕着实太有冲击力,令所有人心惊。

    一阵风吹过。

    ,的城门,砖块堆叠累积出万仞的高墙,温凝的身影单薄,黑发飞舞如墨云散开。

    温凝感觉到自己脖颈上的森森的寒意,那是无忧剑的气息与嗡鸣,是自己日日练习,熟悉得如同亲人一般的气息,她心中甚至没有一丁点的慌乱与害怕,只觉得爹爹的声音仿佛在耳边温柔的低语。

    风吹拂着她的面颊,语间显出些不耐,像是看在他的份上,继续提醒道,“为何必格勒日前杀过,人,我未曾说半句,那是因为你日后一统江山,大可以将这口锅甩给必格勒。”

    “但你如今为了必格勒平白无故杀害贫民泄愤,岂不是蠢材。”温凝眼底露出一丝失望,“。王子连这点脑子也动不过来,反而怀疑我通风报信?”

    她冷哼一声,“你要愿意为必格勒做嫁衣,告诉百姓两位鞑靼王子如出一辙,都非帝王之相,我不拦你。”

    温凝说完,朝着他微微一挑眉,转身便离开,像是懒得再劝。 。王子看着她的背影,陷入了深思。

    温凝回到屋内,手指不住的发颤,她已尽力了,若是多说,反而显得自己令人怀疑。

    她看向屋外漆黑的天空,,中到了夜晚便是漆黑一片,半点声音都没有,这些百姓被占领了城池,被随意的杀戮,就像是被豢养在城池中的牲畜,每日担惊受怕惊恐万状,着实可怜至极……王子会听她的吗?

    温凝一夜都没有睡好,第二天一早,她迷迷糊糊醒来,却看到床头有一尊黑影。

    温凝吓得差点惊叫出声,睁眼一看,却见。王子背着手站在她的榻前,面上含着温和的笑意。

    温凝喘着气拍着胸口,“你吓死我了。”。王子在她的榻前坐下,眼眸几乎黏在必格勒的喘息声如同拉风箱一般在她的身后。

    她却只能听到一句话。

    “长乐无忧,定国安邦。剑在人在,剑离人灭。”

    在萧云辞的目光兽一般热血沸腾,太子妃亲手杀了必格勒!

    被抓到城墙上作为要挟的太子妃殿下居然亲手反杀了必格勒!

    这就是温大将军的血脉,这就是天命神女,这就是北明的太子妃!

    城门被直接撞破,北明士兵势如破竹攻入城内,拿下一个又一个的关卡,今日的鞑靼士兵仿佛出了什么大纰漏,吐血的吐血,萎靡的萎靡,剩下几个精神抖擞的,也双拳难敌四手,很快便成了北明的俘虏。

    城门上,温凝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眼前一片发黑。

    必格勒已经咽了气,他不甘的眼眸依旧瞪大,死死地盯着温凝的方向。

    温凝身子一软,倒在一边,迷迷糊糊的想要将手腕中藏着的药丸拿出来。

    太乱了……乱得来不及吃药,太累了,她已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她刚想将药丸塞进嘴里,却只觉得腹中一片刀搅一般的疼痛袭来,她猛地吐出一大口血,手中的药丸也掉落在地。

    温凝睫毛轻颤,想要去捡,却看到一双脚来到她的面前。

    那不是北明人的靴子,而是鞑靼的。

    温凝缓缓抬眸,看到了。那双阴鸷的眼眸。

    “好一个太子妃。”。的脚直接踩在了那药丸上,“把本王子骗得团团转。”

    温凝轻笑一声,挑衅看着他,“你也要用我威胁萧云辞?”

    “不。”。上前一步,阴寒的笑意渗满他的面容,“士兵们被你下了毒,我已经走不掉了,温凝,你手段真不错,若是十八层地狱相见,我还是会抢你到我身边。”

    温凝微微勾了勾嘴角,心中想着我才不要去十八层地狱。

    可如今,她已经没有力气再与他周旋。

    她靠在城墙边的砖块上,眼眸已经看不清眼前的景象,只能看到恍恍惚惚的两个身影。

    两个身影。

    她手指轻轻一动……忽然惊惧,声音陡然变了调,“你什么时候——”

    来人甚至没打算给。说话的机会,温凝只听到一声。的惨叫声,随即便是某种倒地的声音,与必格勒倒地时的声音一模一样。

    温凝张了张口,还没说话,那个身影便飘落到她的身边,她的口中被来人强行塞进一颗药丸。

    淡淡的玉檀香,混合着血腥味,这是属于他的味道。

    “乖,咽下去。”他的声音似乎在颤抖。

    温凝努力的吞咽,可她早已经没了力气……杀必格勒,已经耗费了她所有的生机。

    她虚弱的看向萧云辞,想要尝试着看清他的面容。

    可她却看到当年的那片凛冽的风雪。

    当时的萧云辞还是少年,那少年有着阴寒冷漠的眼睛,可看着她的时候,却似乎总是有些隐隐生辉。

    他明明那么凶狠,杀人不眨眼,却每次都在危难时护着她。

    温凝伸出手,想要抱他,萧云辞直接将她抱在怀里。

    他的盔甲冷硬,可温凝却仍旧觉得温暖舒服。

    她终于可以安心了,再也不必在惊惧之中阖眼。

    “我……我做到了……”

    “是,宁宁,你做到了。”萧云辞声音发抖。

    “想……回家……和爹爹,和你……”

    “好,我带你回家。”

    萧云辞声音隐忍着潮湿的疼,将她抱起。

    温凝彻底晕了过去,她只觉得眼前黑了很久,然后周围亮了起来,所有人都出现在她的身边。

    她回到了幼时。

    她又去齐国公府玩,然后遇到了那个从宫中来的漂亮少年。

    齐微明在一旁笑,温凝却看着那个少年发呆。

    他长得真好看,眉眼像画出来的一样,就是看起来有点凶巴巴的。

    温凝心中鼓动,说不出的喜欢。

    她就喜欢好看的!

    “晏和哥哥!”

    她冲上去扑进少年的怀里。

    少年浑身一僵,似乎有些发怔,一旁的齐微明也呆住了,皱眉看着温凝道,“你明明是我的未婚妻!”

    “不,我要嫁给他!”温凝大声喊着,“晏和哥哥!你愿意娶我吗!”

    晏和哥哥本人眼眸中缓缓露出些笑意,温柔道,“好吧。”

    ……

    温凝迷迷糊糊,只感觉浑身乏力,手腕生疼,像是被人用火灼烧一般难受。

    然后她隐隐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

    “殿下,您快去休息吧,熬坏了身子怎么是好。”

    “无妨。”萧云辞的声音有些低哑,“她还未醒,孤睡不着。”

    又不知过了多久,她感觉到有人把脉,然后在她身边说,“太子妃服下解药有些晚了,好容易捡回来一条命,再加上担忧惊惧劳神这么多天,已是疲惫不堪,昏睡几日是在养精蓄锐恢复体力。”

    “太子殿下,您歇着吧,其他事务都安排好了。”这是周叔心疼的声音,“宁宁一定会没事的。”

    不久后,温凝感觉到身边多了几分温暖。

    那是熟悉的怀抱。

    一日夜里,温凝终于用尽全力睁开了眼睛。

    她发出一声低喘,抱着她的人顿时被惊动,“宁宁?”

    “……免影响子嗣……”大夫在萧云辞冰冷的视线中,声音越来越小。

    “太子殿下恕罪……”大夫欲哭无泪,“微臣说得太多了。”

    “多谢提醒。”萧云辞冷笑一声,仿佛在说……孤还未禽兽到如此地步。

    温凝尴尬撇过脑袋。

    “太子妃殿下的手腕被毒素侵蚀,微臣已经替您配置了药方,您平日里涂些药膏,可以缓解伤疤。”

    温凝轻轻“嗯”了一声,她低头看向手腕,见上头早已涂了药,隔着草药,却依旧能看到皮肤上的痕迹。

    不止那些痕迹,她的手臂上甚至还残余了一些七日毙导致的斑痕,虽然已经很淡了,可她的皮肤白,一眼看去依旧显眼。

    萧云辞俯身,轻轻握住了她的手。

    灼热的温度透过他的掌心传入她的手,温凝一颗心瞬间安稳下来。

    “太子妃殿下好好歇息,微臣去熬药。”

    说完,大夫便退下了。

    周叔却温凝盈盈的目光,萧云辞心中微动,单手擒着她的腰,将她往自己的怀里带。

    温凝顺从的靠在他的胸前,听着他一声快过一声的心跳。

    “难受。”他嗡声说。

    温凝仰头,手指轻轻抚了抚他的脸颊,看着他深邃的眼眸,试探问,“不然……”

    “你身子撑不住。”萧云辞的理智仍在,直接打断她的话语,“即便不会影响子嗣,我也不会动你。”

    “这几日你需要静养,不能伤了元气。”

    温凝心中温热,重新靠在他怀里。

    “晏和,我这几日很想你。”

    萧云辞擒着她腰肢的手愈发用力,他收拢双臂,将她搂得更深。

    “嗯。”他轻轻应声。

    “晕过去时,我做了个梦。”温凝含笑看着他,“我梦见你少年时,当时你长得太好看……”

    萧云辞挑眉。

    “我觉得……”温凝有些不好意思,“其实我当时就久久没动,只看着温凝,眼眶中满是热泪。

    温凝看向周叔,淡淡一笑。

    周叔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如孩童般的大哭了出来。

    “大将军的遗骸……”他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我们,我们几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谋娶

白清溪

谋娶笔趣阁

白清溪

谋娶免费阅读

白清溪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