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齐微明自小受尽宠爱,从未尝过失去什么的滋味。

    可如今酒入愁肠,他心中却蓦然生出酸楚与悲凉。

    曾经他与温凝两小无猜,金童玉女,所有人都说温凝注定是他的妻,是他的人,他们以后会生儿育女,琴瑟和鸣,做一对最令人艳羡的夫妻。

    可一切都变了。

    他用温凝换来的,却并不是平步青云,反而是越来越糟糕的仕途和未来。

    也许是见齐微明心酸落泪,一副痛苦的模样,一旁的女子缓缓上前,替他斟酒,说一些体己话,抚慰他的心。

    齐微明眼眸微醺,面容泛红,摇摇晃晃看着面前的美人儿,已经有些意识不清。

    “宁宁……温凝……”

    几位女子面面相觑,仿佛像是想起什么,面上都有些尴尬。

    面前这位齐微明齐世子,她们怎么会不认识。

    从前京城中传遍了他与温将军之女温凝的婚约被和亲之事中断一事,这些姑娘们在京城消息最纷繁复杂之地,这件事早已听说了好几百个版本。

    但是今时不同往日。

    如今温凝已是当朝尊贵的太子妃,这齐世子酒醉喊太子妃的名字,着实是有些令人遐想。

    其中一女子听到“温凝”二字,眼中隐隐有亮光。

    “听闻太子妃在顺城亲手杀敌,以一己之力扭转乾坤,不愧是将门血脉,着实令人敬佩。”这女子日日听闻边关传来的消息,对于这位传奇的太子妃十分敬重崇拜,如今听到这名字,忍不住开口道。

    齐微明闻言,浑身一颤,仿佛冷静了下来。

    他眯眼看向一旁的女子,忽然站起,一把捉住那女子的手腕,将她扯到跟前。

    “你说什么?”

    那女子一惊,却并不怕他,反而开口道,“太子妃殿下亲手杀敌,杀了那鞑靼的必格勒王子,助太子殿下大胜,如今全京城都知道了这个消息,夸赞太子妃殿下天命签神女降世,是天佑北明,才会嫁给太子殿下。”

    齐微明听闻此言,原本清秀的面容顿时扭曲了些,他眯眼看着这女子,哑声道,“知道温凝为什么要杀必格勒吗?因为……她被必格勒玩弄过。”

    几位女子齐齐变了脸色,面面相觑。

    “我都不要的女子,那萧云辞却娶了当成宝,着实可笑至极。”齐微明说完,哈哈哈大笑起来,猛地灌了一口酒,哪里还有从前那副翩然潇洒地模样,只像是一个颓然的废物。

    憧憬太子妃的那位姑娘被这口出恶言的齐世子弄得满腹怒意,不由得开口讽刺道,“世子爷是看见太子妃殿下被鞑靼轻薄了吗?若是胡乱造谣,世子爷可要小心太子爷回来……”

    她还未说完,一旁的女子便拽她的手,令她收敛一些。

    果然,齐微明被激怒,怒意顿起,面色潮红,刚想发作,却是不胜酒力,双脚一软,趴在了一旁呕吐起来。

    几位女子面上瞬间流露出嫌弃之色,一个个都不想上前去扶一把。

    没想到……齐国公世子不过如此。

    那些关于太子妃的话,恐怕也不过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罢了。

    一场延续了十几日的大雪为北明京城的百姓捎来了年关,年关一过,便要开春了。

    开春时,京城出了一件大事。

    皇帝病倒了。

    皇帝年岁不大,此次却病来如山倒,原本年关过后,皇帝每年都要去皇陵举行祭祀大典,今年却给推了。

    百姓们不敢多言,可人人却都下意识的觉得,这不是个好兆头。

    太子爷还在边关稳固边防未归,若是有人狼子野心,趁此机会谋夺什么,那北明稍见稳固的局势,立刻便会生出乱子。

    不久之后,朝中果然开始党争。

    蛰伏已久的七皇子一派开始蠢蠢欲动,其中还包括一些从未露出意图的中立派,这些居然是徐京奇留下的势力。

    乱象频出后,支持太子的官员却仿佛一个个瞎了眼似的,任七皇子一派利用皇帝不清醒的大脑为所欲为。

    一时间京中人人自危,觉得北明就算没有死于外患,也终于内乱。

    皇帝躺了三个月,身子却并没有好转,而此时的朝堂,却已经是乌烟瘴气的一片。

    七皇子风头正盛,他日日去皇帝身边探视,皇帝甚至感叹,“若是萧云辞回不来,便立你为帝。”

    七皇子闻言,甚是惊喜。

    皇帝眼眸昏黄,慈爱地看着面前什么情绪都展露在面上的七皇子,缓缓道,“看到你,便想到了朕当年的样子……哥哥们太优秀,过得很苦吧?”

    七皇子上前一步,跪在皇帝面前,眼眶泛红……

    二人仿佛惺惺相惜的知心人。

    转眼便到了春日。

    和煦的春风吹遍了京城的没一个角落,并传来一个消息。

    太子萧云辞归!

    这消息几乎突如其来,消息传到京城,传到宫中,传到大街小巷时,大军已经压到了京城城门外。

    为首的二人骑着马,一个身穿一身银甲,一个身穿女子骑装,面容都如谪仙降世一般惊艳众人。

    二人身后是一巨大的棺木,棺木上刻着繁复的花纹,精致又尊贵。

    有人大声喊道——

    “恭迎,太子殿下、太子妃殿下得胜而归!”

    “温元徽温大将军,魂归故里!”

    “天佑北明!”

    一瞬间,所有到场的百姓,尽数哗然。

    有人欢呼,有人雀跃,有人眼眶通红,看着那棺木直挺挺的跪下身子,向温将军的棺木行大礼。

    “天佑北明!”

    “天佑北明!”

    喊声震天响,这是所有百姓对于温将军最真心的感激与祭奠。

    温凝听着百姓们的喊声,眼眶温热,她看向一旁的萧云辞,却见萧云辞也在看着她。

    他深浓的目光缱绻又温柔,给她以最大的温暖和心安。

    齐微明自从回了京之后,便不想再去那穷乡僻壤上任,一直称病留在京城,如今听闻温凝回来的消息,立刻出门去看。

    他还未走近,便远远看到了温凝看萧云辞的目光。

    那目光中的温柔几乎要溢出来,浓烈得程度震得齐微明一愣。

    周围传来百姓们的讨论声。

    “太子与太子妃殿下真是一对璧人,看着便觉得幸福极了,真是龙凤相配,鸾凤和鸣的景象。”

    “太子妃本事了得,听闻她深入敌营,周旋于鞑靼王子之间,最后在城楼上,在身中剧毒的情况下反杀鞑靼王子,这简直是北明的神女!”

    齐微明闻言,心中更是发酸,他宁愿温凝在离开他之后过得不好,也不想她如此的风光,他不由得冷笑道,“她一个女子,深入敌营,还不知遭受了什么,也就是太子,能忍得如此不贞的女子……”

    话音刚落,齐微明便发觉周围的气氛不对。

    听到这话的百姓,脸上笑意都消失了,一大群人都皱眉怒意看着他,齐微明吓了一跳,不由得后退半步。

    “什么东西,居然说这么大逆不道的话!”

    “穿得一身人模狗样的,说出来的话怎么比狗屎还难闻!”

    “听闻太子妃殿下为了守身不惜服毒,这都堵不住这种人的狗嘴吗?”

    “鞑靼人烧杀掳掠,多少北明人死于他们刀下,太子妃殿下一心为北明,驱除鞑靼,为江山社稷立了如此大的功劳,却抵不住这种人满口粪,用‘不贞’之名来恶心人!”

    “这种人多一个,便多一双伤害太子妃殿下的嘴,老子打死你!”

    “打!”

    “打一顿!看看还有什么人敢这么说太子妃!”

    齐微明见势不妙,狼狈退后,让带出来的蓝田顶上,自己溜之大吉。

    ……

    温凝与萧云辞没有回府,而是直接进宫,打七皇子一个措手不及。

    这些日子,温凝跟着萧云辞慢慢游历,过得无比幸福。

    他们走过江南的小镇,纵马奔腾过无人的戈壁,并肩看过海边的日落,渡过百丈的长河。

    可京城的消息,从未逃离过萧云辞的掌控。

    温凝的叔叔们与萧云辞里外应和,控制着京中的大局,等着那些忍不住的蛀虫浮出水面,好让他们一网打尽。

    控制皇后的人也从未出过岔子,皇后自从失了徐京奇之后便失了主心骨,乖巧的听从萧云辞的一切安排,皇上身上的慢性毒,便是她一点点亲手下的。

    如今,已到了收割之际。

    抵达皇宫之后,温凝轻快下马,萧云辞见此,却是瞳孔微震,“慢点!”

    温凝朝他轻轻一笑,“哪有那么弱。”

    萧云辞上前一步,将她搂在怀中,手指落在她的手腕上,替她把脉。

    “如何?”温凝含笑问。

    “如今才三个月,不可动作过大……”萧云辞语气沉甸甸的,眼眸时不时的落在她的小腹上,当初在定城,落雪那日发疯,终究是让温凝有了身孕。

    好在萧云辞一路上精心呵护,如今温凝气色不错,身子骨也比从前更加康健些,胎儿也很是平稳。

    “行了晏和,宫中那么多事等着你。”温凝轻轻推他,才将他推走。

    萧云辞一抵达宫中,所有鸡飞狗跳与牛鬼蛇神仿佛都被镇住了,七皇子也缩在自己屋子里不敢出来,哪里还敢日日逗留在皇帝的榻前。

    由于萧云辞要处理的事情太多,温凝为了不让萧云辞担心,便直接在东宫住了下来,安心养身子。

    晴月、木槿和邓吾都入了宫,跟在温凝身边护着她,木槿和晴月看到温凝,都纷纷落泪,述说这段时日的想念担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谋娶

白清溪

谋娶笔趣阁

白清溪

谋娶免费阅读

白清溪
本页面更新于2022
YY文轩 俗主最新章节 被渣男抛弃后小美人沦落街头 洪荒之一条蛇的故事最新章节 镇守凡尘三百年,我于人间无敌全文阅读 诗词世界 文学之乐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宝库 感悟文学 流光小说网 异仙列传免费阅读 百家文学 异仙之主真愚老人 心归小说网 华娱顶流,从写歌开始!免费阅读 白衣披甲txt下载 古龙群侠:古往今来一大厨百度百科 木叶:这宇智波的系统过于变态无防盗手打 我的新闻来自五天后南东君 我的背景五千年免费阅读 四合院之随身农场最新章节 我,领主大善人,魔女教父最新章节 我在作者笔下艰难成帝百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