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2 章   第九十二章

    温凝被必格勒安顿在,最中心的位置。

    此处原本是,首富的家宅,宅子经过了精心的布置,虽说在这关外之境,却颇有几分江南水乡的气氛。

    只是此处被必格勒占下之后,池塘的水也干涸了,树上用于观赏的果子也被摘了个一干二净,整个宅子变得不伦不类,如整个,一般狼狈不堪。

    温凝来到自己被安排所住的小院儿,便立刻找了个舒服的软榻缓缓躺下,仿佛自己便是这儿的女主人。

    必格勒看着她随意躺着的模样,居然觉得有些有趣。

    之前见她,还是任人拿捏的娇软美人儿,如今她依旧是美人面,身姿曼妙没有丝毫改变,可骨子里却透出一股随心所欲。

    也不知是彻底离了北明的束缚,还是因为中了剧毒将死,所以一切都不在意了。

    必格勒见她如此,不再看他们。

    两个护卫都觉得心中焦渴,有些发痒。

    美人儿就在手边,触手可及,必格勒和。二位王子从来不缺女人,这,中的漂亮女子被随意挑中,到了夜晚便会送去伺候那二位,他们这些鞑靼的猛士,也只能自己找些贫民女子去解渴。

    可那些哪里比得上眼前这个,他们不由自主的舔了舔焦渴的嘴唇,看向温凝娇柔的身段,互相对视一眼,都有些蠢蠢欲动。

    温凝终于被送入,,远处,必格勒便已经让人准备好了马车。

    温凝看着必格勒挎着双脚,大喇喇的坐在马车上,一幅等着她投怀送抱的模样,便心中冷笑。

    三,二,一……

    “你怎么了!”

    “喂!”

    温凝被“吓得”一颤,慌乱踉跄后退,却见左边那护卫忽然口吐白沫,双眼翻白,惊惧地看向温凝,手指着她,“你你……邪祟……”

    右边的那护卫见此状况也是心中一慌,忽然觉得喉咙发紧,开始喘不过气来。

    必格勒见此状况,陡然一惊,一跃而下马车,快步来到他们跟前。

    必格勒刚赶到,那右边的侍卫正掐着对她所言已经深信了几分,嘴巴能骗人,可时时刻刻的状态却骗不了人,更何况她还是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娇美女子,必格勒不信她能下这么大的决心,只为了来骗自己。

    温凝却主动看向必格勒,慵懒而好奇的问道,“这宅子原本的主人去哪儿了?”

    必格勒当年的风骨与威风,皇帝拙劣,皇后自私,太监通敌……”温凝说到此处,悠悠然看向必格勒,“此事你应该知晓。”

    “什么太监?”必格勒眉头一皱。

    温凝一愣,疑惑看着他。

    “徐京奇徐公公,难道不是跟你……”

    必格勒仿佛捕捉到了什么,眼神顿时阴鸷幽暗起来,温凝微微一挑眉,轻轻笑了笑,“看来你也不过如此。”

    必格勒怒意顿生,从椅子上猛地站起来,伸手便抓住了她的衣襟,将她从榻上抓了起来。

    “你再说一句!”

    温凝几乎喘不过气,她伸手要捉必格勒的手,却见他仿佛忽然反应过来她身上有毒的事,迅速撒开了手。

    温凝落回榻上,重重的撞击让她控制不住,猛地咳出一口血。

    她大口大口喘着气,疼痛却使她的眼眸却愈发清醒。

    这样一来,躲在暗处那人该出来了。

    “必格勒,对太子妃怎么下这么重的手。”不远处,果然传来一个悠悠的声响,必格勒眉头一皱,却见。不知何时来的,半点动静也没有,淡笑着看着他们,眼眸晦暗,不知在算计什么。

    “你什么时候来的!”必格勒十分不满,可他却有些慌乱,频频看自己的手指,仿佛害怕她的衣襟上沾染了她的毒。

    “还不快去净手。”。看出了他的迟疑,快步走来,“小心中毒。”

    必格勒咬牙看了一眼温凝,愤恨的转身离去。

    温凝喘着气,捂着胸口,眉头微蹙,看到。王子,更显柔弱之态,却撇过身子去不看他……见她如此,轻笑一声,“见到本王子也不行礼?”

    “妾身身子不便。”温凝刻意将自己嗓音弄得矫揉造作些,她一出口,自己骨子里都被腻得抖了抖,强忍着不适道,“浑身都疼。”

    “我已替你请了大夫医治。”。居高临下的看着温凝,温凝抬眸稍稍看了他一眼,二人目光触及,温凝故作羞赧的撇过头,睫毛低垂,面颊微微爬上几分淡红……原本只觉得她美极,有着寻常女子没有的绝色,可她一看自己便露出这等小女儿之态,他顿时觉得一股血涌上脑子——她喜欢我?

    “多谢……。王子关心。”温凝咬了咬唇,原本苍白的唇上浮现了几分血色,令人想俯身咬一口。 。王子喉结上下滑动,面上却不显,只淡笑道,“必格勒是勇猛的战士,却不是体贴的男人。”

    温凝一愣,有些微微惊愕的看着他。

    她倒是没想到,这人上钩这么快?

    “跟我,如何?”。的目光几乎要穿透她的皮肤,“你说,你带了些重要的东西来,用此交换,事成之后,你留在我身边,我给你后位。”

    “王子殿下好意,妾身心领。”温凝垂眸,有些黯然,“当初萧云辞也这么说,可如今却对我下了如此恶毒的毒物。”。似乎并不意外她会拒绝自己,北明女子的脾气他有所耳闻,寻常他不会有这么多的耐心,可对她,他却愿意花一些时间。

    “你父亲的尸骨,想看看吗?”

    温凝脑子“嗡”的一声,差点没控制住情绪,她手指捏紧,蹙眉看着他。

    “必格勒一直保管着他的尸骨,预备在战场上用。”。静静看着她,语气带着几分诱惑,“你知道,北明将士在看到温元徽的尸骨时,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会是必格勒一个人的主意吗?温凝心中冷笑,这。,可真会把自己摘出去。

    徐京奇便是与他联络的,他如今手上,应当有了不少北明各城的地图。

    温凝面上却不显,只佯装惊惶,“他居然……”

    “跟我。”。再次开口,“当然,我会先杀了萧云辞,替你解毒。”

    温凝似乎有些心动了,目光莹莹的看着他。

    “你先带我去看尸骨,我再考虑。”。低头哈哈笑了两声,“当然可以。”

    温凝强忍着身体的不适,跟着。往宅子的储藏室走,也许因为温凝的中毒的缘故,。对温凝根本没有设防,只让一个鞑靼士兵带路。

    走过幽暗的地道,温凝终于看到了一个简陋残破的木棺。

    温凝手指颤抖,感觉到。一直在暗中观察着她,她努力的控制情绪,却在看到爹爹那残破的骨架时,连站也站不稳,直接跪在了地上。

    血肉早已没了,只剩下骨架与当初爹爹的一身衣袍,衣袍确实是当年走时那一身,如今已经破败不堪,只能勉强辨认出当年的模样。

    温凝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流出来,砸在地面上。

    “爹爹……我终于见到您了。”。抱着手他下毒。

    那大夫眯眼看了看温凝的手腕,缓缓在她面前跪下,然后拿出一张帕子,隔着帕子给她诊治。

    温凝心中一紧,脑子里顿时开始准备别的法子。

    此时却听大夫声音很轻,用她才能听到的声音小声说,“七日毙还有六日的时限。”

    温凝浑身的血都快凉了。

    然后大夫大声道,“太子妃这毒颇重,中毒者浑身生斑,伴有吐血的反应,且不可触碰,一碰则死……解药难得,最好是根据药方炮制的解药解毒才能根除。”

    大夫说完,与温凝对视一眼。

    温凝见他嘴唇微动,仿佛在说,“自己人。”

    温凝缓缓闭上眼,心中暗骂……她冷汗都吓出来。

    安排着看守温凝的士兵被派出去抓药,只有一位士兵在门外看守,那大夫小声道,“太子妃殿下,太子让您早日服解药,莫要伤了身子,若是觉得顶不住了,立刻传消息回去,太子殿下说,不管发生什么,都别怕,他会来接您。”

    温凝的心一颤,一股温暖从心口中缓缓浮出,蔓延至全身。

    “嗯。”温凝毒后还会有痕迹吗?”温凝问。

    “解毒后会逐渐恢复如常,七日毙这毒清得容易,但您千万要提前服药。”线人道,“若是超过七日,神仙难救。”

    “好。”

    “门口的守卫是太子让人新换上的线人,您若是有消息,便直接与他说。”

    第四日,据。说,必格勒的伤口化了脓,高热不退……佯装痛苦,在必格勒的亲兵之中演戏,诉说萧云辞的无耻,为了报一己之私,居然在战场上刻意对必格勒动手。

    必格勒的亲兵勇猛且有血性,当晚便坐不住了。

    温凝听闻此事,见势不妙,急忙传信给门口的守卫。

    当夜,必格勒的亲兵队伍一千人突袭晋。江,这一夜,火光冲天,一千人尽数丧命于晋。江门外,一个也没有回来。

    必格勒在病榻上高热不退,听闻这个消息,怒急攻心,当场发了疯。

    他砸掉了手边一切能砸掉的东西,并怒吼着让,的百姓给自己的将士们陪葬……守在门口,听着那悦耳的怒吼声,淡笑轻轻地点了点头,她脑子里浮现出萧云辞的模样,还有他临别时那情绪涌动的眼眸。

    仅这么短短时间未见,她便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到他的身边去,回到他温暖的怀里去。

    不……不能想……

    温凝咬紧了唇,收回了自己的软弱,努力让自己坚强一些。

    “太子妃殿下,有什么话要带出去吗?”

    温凝细细想了想,把鞑靼两兄弟目前的情况与自己给的布阵图之事说了,以及爹爹的尸骨所在,说到最后,温凝顿了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谋娶

白清溪

谋娶笔趣阁

白清溪

谋娶免费阅读

白清溪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