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番外:腹黑少爷强娶哑巴寡夫

    转眼间戚晚和萧楚玦已经在小镇里生活了半年,正值小果子五岁的生日,二人忽然反应过来小果子还没有大名。

    毕竟小果子是可爱漂亮的女孩子,名字怎么也不能太难听,至少要可可爱爱的。这让一众起名废的大人犯了难。

    一开始小果子一直跟着萧楚玦,萧楚玦没有起名,一直都是叫小果子或者果果,不然就是戚果果。不过因为思念师尊会伤心的缘故,戚果果这个名字很少去念。这就导致在小果子起名的时候众人争夺冠姓权。

    其实主要是燕时和萧楚玦争夺冠姓权,戚晚和小果子在一旁看着。

    燕时表示:“萧楚玦是燕家人,虽然随了母姓,但是果果毕竟也是有燕家血脉,即便不姓戚姓燕也可以!”

    萧楚玦争辩道:“你觉得你们燕家血统有多高贵啊,你一个人继承还不够倒霉吗?”

    燕时:……你说的好像还挺对的。

    “那小果子是师尊的孩子,跟着姓戚才对!”燕时继续挣扎着。

    “可是……小果子本来就叫戚果果!”萧楚玦也被弄懵了。

    戚晚眉头轻蹙,不知道这哥俩到底在争什么。敢情因为一个不存在的问题争论了这么久。

    “其实姓萧也可以。”戚晚轻声补充道。他想的是萧楚玦在这个世界上亲人不多,多一个果果作为联系也挺不错的。

    “还是姓戚吧,跟着师尊姓。”萧楚玦对着戚晚温声道,“再由师尊起一个温婉好听的名字。”

    戚晚顿时愣住,不知道怎么突然之间起名重任怎么就到了他的身上。

    可是他也是个起名废啊!

    于是在面对女儿希冀的眼神的时候,戚晚只能咬咬牙接过这个重担。他抱着字典、诗词典籍日看夜看,找了两三日也没敲定好女儿到底叫什么。但是被冷落好几天的枕边人却不干了。

    萧楚玦本意是想用小女儿套牢师尊,让师尊能有点归属感,能知道他们才是一个甜蜜小家,和燕时没什么关系,没想到适得其反,最近夫夫生活都没有了,整日里他的晚晚除了想名字脑子里什么都没有。

    甚至那一日他裤子都脱了,就准备提枪上阵,师尊猛地一拍手想起了什么又从床上爬起来做笔记。这一翻书又是一个时辰,等师尊回来他人都放凉了。

    最主要的是……女儿的名字还是没有敲定!

    气得萧楚玦憋了一肚子火,却又不敢也不能向师尊撒,只能委委屈屈的受着。明明有了夫人却不能亲密接触,憋得萧楚玦做梦都在想那点事情。

    最后戚果果的名字终于敲定下来,是在一个冬日的深夜里,戚晚在书桌前翻阅了半天书籍,最后定下一个最简单的名字——戚晴。

    这个名字没有太多的意义,戚晚也没有其他的想法,只是想让女儿的每一天都是晴朗快乐的,毕竟小果子需要阳光照耀才能活得很好。

    萧楚玦躺在床上已经睡了一觉,迷迷糊糊起来看到戚晚有些兴奋的望着他说果果的名字定下来了。

    然而萧楚玦现在对果果叫什么已经不在意了,他只想和师尊要独守空房多日的补偿。

    “恭喜师尊。”萧楚玦努力装作很高兴的样子,他故意半低着头,眼角微垂,这样的姿势从戚晚的方向上看,会看上去很是委屈失落。“师尊已经冷落我很久了。”

    戚晚微微一愣,时间已经很晚,再加上戚晚思考了很久,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来,竟然真的被萧楚玦欺骗过去,便柔声问道:“怎么了……?”

    “师尊白天的时间给了书院的孩子们,晚上给了燕时和果果,最近连睡觉的时间也不陪我了。”萧楚玦声音凄凉落寞,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若是一个普通女子,恐怕这个时候已经泫然欲泣。

    戚晚被这样声势浩大的演戏给唬住了,心里对萧楚玦顿时怜惜有加,他连忙道:“明日休沐,刚好一家可以……”

    戚晚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萧楚玦摇了摇头。

    “我只想和师尊在一起。”萧楚玦充满暗示的说道。

    “你想怎么样?”戚晚心中已经明白萧楚玦预谋了什么,但是自己家的小绿茶也需要满足一下,只好容忍下来。

    “要师尊把明日空给我,同我一起进入幻境。”萧楚玦这个计划已经想了好久,就等着师尊点头。

    虽然萧楚玦已经把心魔封印起来,但是心魔难以控制,总是需要发泄一下积压的心魔,不让其发展壮大。萧楚玦擅长梦境幻境,便可以由萧楚玦设计出幻境来消耗心魔。

    这个方案戚晚之前和萧楚玦讨论过,没有任何问题,但是现在由萧楚玦再度强调一遍,让戚晚感觉有点不对劲。但是毕竟他已经答应过萧楚玦,所以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

    见戚晚点头答应,萧楚玦顿时放松下来,猛地扑倒戚晚,二人折腾了整整一晚上,折腾得戚晚身心俱疲。

    然而再一睁眼,戚晚发现自己身穿一身丧服,正躺在贵妃榻上小憩。

    他记得……自己是萧家老爷还未娶进门的小夫人。

    萧家老爷是城中最大最有钱的商人,他老来得子,夫人早亡,这么多年他一直守着自己的儿子没有续弦。谁知他忽然身染恶疾,躺在床上重病不起,为了冲喜便娶了穷得揭不开锅的戚家的美貌长子为妻。

    戚家家贫,戚家夫人也是续弦,育有一子,早就看这个哑巴继子不顺眼,所以萧家说要让戚晚冲喜的时候立刻就答应下来。

    然而戚晚刚到萧家门口,萧家老爷便不治去世,刚穿上红嫁衣就被迫换上丧衣守孝。

    戚晚想起来,他刚刚就是因为跪在灵前太久,又没来得及吃东西,所以才晕倒的。

    可是晕倒又如何,他不过是萧家老爷用来冲喜的小玩意儿,在家大业大的萧家能有什么尊严。就连家中的管家和下人都能随意欺辱,说他克夫晦气,逼着他不吃不喝在这里连跪三日。

    戚晚缓缓的坐起身来,揉了揉自己跪得青紫的膝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他又摸了摸肚子,胃里饿得发痛,但是什么吃的都没有,却还要继续忍受着。不知道一会儿下人发现他偷懒不知道要怎么惩罚他。

    毕竟这个家有少爷,有管家,就是没有他这个外人的份。

    一想到这里戚晚心中一惊,顿时有些不安。管家和下人不可能这样轻易放他过来休息的,见他晕倒定然是要一盆冷水兜头过来,怎么可能如此好心让他躺在这里?

    戚晚连忙四下打量着,他确实还在灵堂的院子的厢房里,但是身边却没有人。他身上有一件厚实的黑色披风,把他紧紧的裹在里面。

    肯定是有人来过了!戚晚疑惑的想着,但是到底是谁会来帮他呢……

    刚想到这里,戚晚又听到门外多了一个坚定的脚步声,这个脚步声步履坚定,节奏缓慢,听起来像是一个男人不疾不徐气定神闲的走过来。所以肯定不会是管家他们。

    就在戚晚猜测的时候,厢房的门被推开,一个身姿挺拔的青年缓缓走了进来。青年身材高大,五官深邃精致,只是看起来有些深不见底,肯定不是一个温和好说话的人。

    戚晚连忙想要后退,但是他双腿沉重酸痛,根本寸步难行。

    那青年神情微微有些阴鸷,看起来十分严肃,让戚晚不由得心里有点害怕。

    “你就是府里的新夫人?”那青年冷声问道。

    戚晚心有戚戚,连忙点头答应着。他心中害怕,又说不出话来,只能点头。但是却第一时间猜到,这位可能就是府中的大少爷萧楚玦。以这个青年的穿着谈吐,很容易就能看出来是谁家的少爷。

    而这位少爷现在按关系来说就是……就是他的继子了。

    不过也不一定,毕竟当时他还没有正式踏入萧家大门,若是萧家不要他也是很有可能的。他也希望萧家不要他,把他放出去自生自灭也比在府里这样拘束着强。

    “倒是个小美人胚子。”萧楚玦站到戚晚身边,强硬地伸手抬起了戚晚的下巴。面前的青年看起来很是瘦弱,脸颊白皙到苍白,只有嘴唇略微有一点血色,但是确实是少见的好看,估计当时老头子就是看上这一点才想着冲喜续弦吧。

    尤其是这小鹿一般水润润的无辜眼眸,看得他心头火热,恨不得立刻把这人按在身下办了。

    “你要做什么?!”戚晚被这样盯着,感觉自己就像是砧板上肉一般任人宰割,只能拼命用眼神示意着面前的人,叫他不要乱来。但是好像他的控诉并没有什么作用,他看到萧楚玦的目光似乎更加幽深起来。

    “啊……忘记了,你是个小哑巴,不会说话。”萧楚玦似乎想到了很有趣的事情,嘴角微微勾起一点笑意来。“那……不管对你做什么……你应该都说不出去吧。”

    戚晚顿时露出惊恐的眼神来,不知道萧楚玦到底要做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才能说出这种话来。

    “别害怕嘛……”萧楚玦微微一笑,松开戚晚的下巴,轻柔的抚摸了一下戚晚的头发。他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个食盒,打开盖子里边盛的是温热的虾仁鱼片粥。

    戚晚穷人家出身,从来没吃过这样的粥,再加上饥饿过度,望着虾仁鱼片粥的眼睛都直了,但是看着萧楚玦他却不敢拿,只能眼巴巴的望着。

    “想吃吗?”萧楚玦低声诱惑道,他还故意把粥放在戚晚眼前晃了晃。

    戚晚犹豫着点点头,眼神迫切。

    “想吃啊……”萧楚玦此时却卖起了关子,“想吃的话,你就要……”

    戚晚饿得一惊有点等不及。

    “亲我一下。”

    戚晚顿时愣在原地。

    亲……亲他一下!这可是不对的!戚晚心中又惊又怕,心中已经闪过无数个念头。

    他嫁过来自然是老爷的夫人,老爷去世了,要么把他赶出去,要么还是老爷的夫人,怎么能……怎么能亲少爷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