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瞬间萧楚玦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师尊说……喜欢他。

    就在他对师尊几乎完全死心的情况下,师尊竟然对他说了喜欢。他甚至觉得自己是出现了幻听,或者是迷失在了心魔的幻境中根本没有醒过来。

    他从不敢想师尊能回来,也从不敢想师尊能对他有所回应。

    可是就在今日,竟然全都实现了。

    戚晚本来不打算把这话说出来,只是看着萧楚玦可怜巴巴的让他心软才勉强说出来,没想到萧楚玦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其实倒也不是没有反应,而是呆呆傻傻的,愣在原地一动不动。像是一座雕像一样,看起来傻乎乎的。这还是戚晚第一次看到萧楚玦这个傻乎乎的样子,差一点没忍住笑出声来。

    他把手伸到萧楚玦面前,试探性地挥挥手。萧楚玦的双眼微微失神,在戚晚的挥动下慢慢聚焦。

    戚晚看他回神,连忙想把手抽出来,但是却被萧楚玦眼疾手快的握住手腕。

    “你!”戚晚知道自己明明是涅槃境界,但是那一瞬间还是没能挣脱出萧楚玦的手。

    “师尊手上还有这个……”萧楚玦像是发现什么新奇的东西一样观察着戚晚的手腕,嘴角微微勾起,像是知道了什么高兴的事情。

    戚晚突然想起来他手腕上的血丝,这是萧楚玦留在他过去的身体上的,却偏偏跟着他的魂魄来到了新的身体上。

    从看到这个红色血丝一样的胎记之后,戚晚就知道自己对萧楚玦绝对不是无情的。他什么都留不下,但是却能在自己的身体上留下唯一属于萧楚玦的痕迹。

    这是他的执念。

    “师尊……真好。”萧楚玦看着这道血丝,他的心就像是泡在蜜罐子里一般,甜得他发齁,甜得他手足无措,只想亲近师尊。

    而且他也这样做了。

    萧楚玦拉起戚晚的手腕,轻轻的吻上那道血丝,甚至用舌尖缓缓的舔舐着,像是在吃一块甘甜无比的糖一样。戚晚被他弄得手腕发痒,想要抽手却被萧楚玦拉住不让他动。

    虽然他承认了内心是有点喜欢萧楚玦的,但是……这么快进行到限制级恐怕也有点太快了,说实话他还没有做好准备。

    但是就在他晃神的一瞬间,萧楚玦就抬头偷袭上他的嘴唇,双唇相触,彼此的气味交融在一起,让两个人不约而同的陷入痴迷的状态。之前戚晚失忆的时候两个人什么都做过了,萧楚玦也十分明白师尊的状态,他们两个热切的向屋里走去,完全不愿意分开。

    然而——

    “爹爹……阿爹……你们在玩什么?能不能带果果一起。”小果子迷迷糊糊的从床上坐起来,揉着眼睛奶声奶气的向两个爹爹问道。

    萧楚玦顿时萎靡不振了。

    戚晚的状态也很是狼狈,他这个身体还未经受过□□,只不过是亲吻就让他有些站不住,只能扶着萧楚玦勉强站立。他正在热头上,女儿的一句话仿佛一盆冷水浇头而下。两个人什么兴致都没有了。

    小果子还在迷迷糊糊的揉眼睛问着话,戚晚和萧楚玦二人相视无言,最后只能认命一起上床哄女儿睡觉。小果子什么都不懂,刚才还困得迷迷糊糊,所以对二人刚才做了什么并不是很感兴趣。但是两个爹爹很少能陪她一起睡,加之刚才又小睡一会儿,这时候活蹦乱跳一点睡意都没有了。

    萧楚玦长叹一声,只能从储物戒指里找出话本来给小果子念。

    “要阿爹念,要阿爹念!”小果子连忙喊道,“我还从来没有听过阿爹念书呢!”

    听小果子这样说,萧楚玦也回想起当年他刚来青岚山的时候师尊为他念书的模样,于是他把书放到戚晚身旁,睁着大眼睛装无辜,疯狂暗示想要听师尊念书。

    这一大一小模样差不多,神态也差不多,尤其是撒娇的神态,不能说是毫无关系,只能说是……一模一样。

    戚晚感觉很是头疼,无可奈何只能拿起书放柔语气念上一段。

    小果子听得认真,萧楚玦也听得认真,一大一小几乎同步,读了没多久就沉沉睡去,留下戚晚自己没有睡,望着二人出神。

    灯火昏黄,烛火在微风拂动下明明灭灭,萧楚玦和小果子气息平稳,睡得香甜。小果子扯着他的衣袖,萧楚玦拉着他的手,完全离不开他。

    可能这就是上天的恩赐,能让他散尽修为再来一次,有了这一大一小撒娇精。

    戚晚叹了一口气,替一大一小拉上被子,自己也躺在了床上。

    他想了一晚上,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

    第二日戚晚睡醒的时候萧楚玦和小果子也醒了,大约是怕吵醒他,所以一直小声的闹着玩,看到他醒了便贴在戚晚身边撒娇要亲亲。

    戚晚对着小果子啾咪了一下,然后面对萧楚玦的时候……没忍住脸红到了脖子。

    最后还是没能啾咪下去。

    起床之后戚晚先吩咐了萧楚玦带着小果子,他则是到主峰找赵晴霄。

    此时此刻赵晴霄正站在演武场的高台上看着日出,他后背挺得笔直,看起来挺拔高挑,精神抖擞。

    “师弟,你来了。”赵晴霄望着日出的地方出着神。

    “师兄安好。”戚晚站到赵晴霄身旁,“今日的天气很不错。”

    “怎么?今日怎么这样有闲情逸致。”赵晴霄笑了笑,望向戚晚,他知道戚晚这是有话要说。

    “师兄我……”戚晚不知道如何开口。

    “但说无妨,你我之间没什么好隐瞒的。”赵晴霄神情严肃了一些,他这样聪慧的人,已经差不多明白戚晚要说什么了。

    “我……其实是想……带萧楚玦和小果子归隐。”戚晚低声说道,“我已经到了涅槃境界,在待在修仙界不过是众矢之的,我对凡尘俗物,世俗权力也没有什么欲望,只想找个安静的小镇好好生活。”

    “归隐……未免还有些早。留在青岚山不好吗?虽然如今肯定有很多人想知道你如何晋升涅槃境界的,但是青岚山还是能保护好你,只要你愿意在这里,永远有你的落脚之地。”赵晴霄连忙挽留道。

    “不仅是我……还有萧楚玦和小果子,他们的身份同样的敏感,而且我也想找个安静的地方躲避是非。不过……”戚晚微微停顿了一下,“我听燕时的意思,也是想跟随我这个师尊的,所以我会在一个地方定居,也会随时回来看望青岚山。”

    “那……好吧。”赵晴霄见戚晚已经把话说到这个程度,也就不好再拒绝,只能再度嘱咐了戚晚几句,这才放戚晚离开。

    赵晴霄望着戚晚单薄却又坚韧的背影,心中莫名多了些物是人非的感慨。

    这么多年,青岚山人来人往,来了那么多……也走了那么多。

    无数人来,也有无数人离开,只有他一直在坚守着这里。

    *

    那一日和赵晴霄说完这些话,戚晚便带着萧楚玦和小果子准备收拾行李,在青岚山几天后便离开了。

    他们一家三口一开始想过到魔界,也想过到小果子住处,最后敲定了来到当初萧楚玦囚禁戚晚的地方。

    虽然这里有很多不快乐的事情发生,但是这里也是戚晚与萧楚玦成婚的地方,也是小果子诞生的地方,对于他们来说意义非凡。

    再回到这个小院子里,戚晚感觉一切都不一样了,当初绝望的感觉在现在看来是那么的遥远。戚晚和萧楚玦没有用修为,而是用双手把里里外外收拾得干干净净。小果子在一旁坐着给两个爹爹加油鼓劲,恨不得也加入进来。

    萧楚玦站在椅子上打扫着房顶,戚晚在他面前帮他理了理衣裳,露出了萧楚玦锁骨上的灵犀印记。

    萧楚玦最终还是把控制权还给了戚晚,表示自己的决心和诚意,戚晚也小心的收下,但是从来没有使用过。等到萧楚玦进入涅槃境界,他体内的魔族血脉就能清洗干净,他们就可以把灵犀仪式再度恢复。

    毕竟灵犀捆绑的是两个灵魂,而不是身体。

    收拾好后一家三口就正式住了进来,戚晚再度去应聘了教书先生,萧楚玦则是做点小生意,日日修身养性,争取早日能把小果子扔出家门和师尊单独睡一张床。

    但是好像很难如愿,因为入住甜蜜小家的第三天,燕时就收拾好行囊跑了过来,说什么也要住进他们的甜蜜小家,甚至从暂住变成了长住。

    后来啊……

    小镇里常常看到这个奇奇怪怪的组合,一个身材高挑挺拔的青年打着伞护着较小可爱的女儿和小镇里温润中带着一点清冷的教书先生,旁边还跟着一位叽叽喳喳抱怨个不停的孤零零青年。

    他们就这样一直走啊走,走过大街小巷,走过石子路,走过无数繁花似锦,走向未知的未来。

    谁也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只知道他们一直快快乐乐的在一起。

    直到永恒——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已经萎了……写不出来了,一滴都没有了……番外可能会搞点其他设定下的戚晚和萧楚玦,肯定有很多雷点,买前请做好心理准备,可能会很雷。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