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萧楚玦气势汹汹地来到戚晚面前,嘴唇抿得很紧,甚至露出一点苍白的感觉来。

    “你们回来了啊,今日表现很是不错。”戚晚望着气势汹汹地萧楚玦不知为何有点心虚,语气都放温柔了许多。

    “是吗?师尊也觉得很不错吗?”萧楚玦凑到戚晚面前,硬生生从萧九面前挤出一点空隙来。

    燕时也紧随其后,跟着萧楚玦向外挤了挤萧九。

    萧九:……缓缓打出三个问号。

    “自然是不错的,你们二人都很是优秀。”戚晚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干巴巴地说道。

    “师尊觉得不错便好,弟子怕表现不好,师尊便舍了旧爱追逐新欢。”萧楚玦一字一句地说道,脸上还是笑得纯良无害。

    萧九站在一旁脸色微僵。

    “只是弟子不才,虽然受师尊亲自教导,却还是学艺不精,比试时受了伤。”萧楚玦的声音十分低落卑微,听得戚晚心肝一颤。

    “哪里受伤了?我刚才一直看着,却不曾看到你受伤,是内伤吗?可还严重?”戚晚焦急地追问道。他一直盯着萧楚玦和燕时的比试,一场都没有错过。若是他都看不到伤口,那一定是严重的内伤。

    在戚晚焦急地催促下,萧楚玦伸出手来。

    一双苍白干净的手伸到戚晚面前,五指修长,骨节分明。与燕时不同,因为他不会常年练剑,所以指腹并没有茧子,显得格外的白皙柔滑。

    戚晚低头细细寻找了半天,最后在食指的侧面看到一道细小的红色伤口,大约的拉住其他人的武器的时候不小心划到的。

    他望着这道伤口顿时有些无语,明白萧楚玦其实还是不想让他收其他人。

    这时候燕时也跟着捣乱,他也伸出一双白皙的小手来,娇娇弱弱地说自己也受伤了。这一次戚晚看了一遍,连个细小的伤口都没有。

    戚晚无可奈何地转过身去,向萧九说道:“我有这两个弟子便已经很不省心,再多一个恐怕没有精力,你再去问问其他人吧。”

    萧九望着一个比一个会撒娇的二人,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最后似乎感觉到自己的表情有些失态,又努力调整好自己的表情。

    最后勉强地露出一个笑容,向戚晚行礼告退。

    戚晚无可奈何地摇摇头,用手中的扇子对着萧楚玦和燕时的脑袋各来了一下。

    比试结束已经是傍晚,戚晚便带着萧楚玦和燕时回霁青峰,顺便在院子里对今日的比试进行复盘。

    复盘的主要内容还是在于燕时,燕时平日里练习的武技比较多,实战中也的确应用上,所以讲解的时候更加有内容。

    至于萧楚玦的打法,并不是合适所有人的打法。说起来萧楚玦是赢了,其实主要还是因为萧楚玦修为高于对手一大截。他用的全都是灵力外放的招数,相对于武技来说显得很没有效率。

    身体内的灵力就像是水缸里的水,武技可以最大限度的提高使用效率,而不用武技就只能快速释放灵力。若是有和他境界差不多的,只需要躲避就能熬到胜利。

    只是戚晚虽然明白,也向两个徒弟分析了利害,却没有再说别的。因为他知道,萧楚玦无法学习武技,他只能用这种方法战斗。

    若他无法帮助萧楚玦,把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说出来又有什么用。

    复盘结束之后燕时便回自己的房间休息,戚晚收回记录影像的水镜,叫萧楚玦一起回房休息。

    此时日头已经完全落下,只留一点点余光在山间,火烧云褪去颜色,隐约可见点点星光。

    戚晚进了房中,点上了桌子上的油灯。顿时昏黄的光芒充满整个房间。

    “今日……怎么会突然想起来参加仙门大会比试?”这个疑问在戚晚心中存了半日,他一直想问却找不到机会。

    萧楚玦眼盲腿废,不曾学习过武技,不参加也不会丢他的脸面。

    萧楚玦推着轮椅一直跟在戚晚的身后,他刚带着轮椅跨过门槛便听到了戚晚的疑问。问的还是让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的问题。

    他想参加宗门弟子比试……自然是想证明自己,证明自己虽然残废,却并不是一无是处,并不是只会撒娇装可怜。

    可是他不能说,他不能告诉师尊他的目的。

    因为他对师尊有了……

    不轨之心。

    戚晚坐到了一旁的小榻上,今日累了一整日,虽然修仙者的身体没那么容易疲惫,但是精神上多少还是疲乏的。他衣衫半解,右手支在小圆桌上,缓缓地揉了揉太阳穴。

    “只是想试一试罢了,师兄师弟们都可以参加……我也想参加的。”萧楚玦故意隐去了自己的目的,但是又尽量让理由看起来合理一些。

    他低垂着头,能听到师尊坐在小榻上的声音,能听到师尊解开衣衫布料摩擦的声音,甚至还能听到师尊清浅的呼吸声,闻到师尊身上清冷的松香味道。

    这一切都让他的心止不住地胡乱跳动。

    戚晚闻言微怔,望向萧楚玦的目光里不禁多了些怜悯。他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一本翻得有些陈旧的秘籍,柔声道:“我也想过你学习武技的事情。你情况与旁人不同,学习常见的武技恐怕也困难……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萧楚玦连忙抬头。

    “这本秘籍是只需要动上半身,下半身几乎不需要动的一本拳法,是我在藏书阁寻了许久才找到的。”戚晚把书放到萧楚玦手中,“这拳法等级不低,只是因为下半身不需要移动,限制太多才很少有人修习。你若是想要修习,我便先带你过一遍。”

    “弟子自然愿意。”萧楚玦欣喜地说道。他嘴角微微勾起,可是身子却是放松的,没有脸上表现得那样兴奋。

    “好,我先带你过一遍。”戚晚把书拿回来,放在桌子上摊开,轻声念着里边的文字。若是有不好懂的地方,还会停下来细细讲解。

    明日前七十名还要进行排序比试,如今多教萧楚玦一点,或许明日就能多前进一些。

    “左手这边是这样。”戚晚看着萧楚玦的动作伸手去矫正他的左手和左边的小臂,“力量要汇聚在拳头上,同时小臂也需要用力,出拳的时候力气要巧,不能用蛮力。”

    戚晚一边解释一边摆正萧楚玦的胳膊,然而他越是纠正,却发现萧楚玦的胳膊越是僵硬,硬到像是一个雕塑一般,脸颊也微微透着一层薄红。

    “怎么了?”戚晚站在萧楚玦身后,低头在萧楚玦耳边问道。“可是累了想要休息?”

    温热的呼吸扫在萧楚玦的耳边,如今不仅仅是胳膊,就连后背都硬成一块石头。

    “没……没有……”萧楚玦低下头逃避道。他想要掩饰自己的神色,可是这怎么能掩饰得住。

    若他双眼明亮,此时恐怕早就被师尊发现眼中不该有的东西。

    戚晚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弟子到底在想什么,他轻轻的发出一声叹息,然后说道:“你看不见,便比着我的姿势来做。”

    萧楚玦闻言神情惊讶,甚至顾不得掩饰情绪。比着师尊的姿势……那就是他需要上手摸着师尊如何动作,要感受师尊的肌肉如何发力。

    戚晚没有意识到哪里不对,他坐到萧楚玦面前,伸展开手臂,做出秘籍上的姿势,还要萧楚玦主动一点。“伸手,感觉肌肉如何发力,手腕手臂该如何动作。”

    萧楚玦伸手的时候手指都在微微颤动。他的师尊就在他的面前,只穿了一层薄薄的夏衣。他小心翼翼地伸手轻轻划过师尊的手臂,感受着手指下柔软温热的肌肤。

    他的心脏跳得极快,以至于不知道该如何动作。

    淡淡的松香味道弥漫在他的鼻间,他的掌心里就是师尊的手臂,只要他双手往前环住,就能抱住师尊纤细的腰。

    他想起那个温暖潮湿的梦境,想到怀抱温暖的师尊,想到一室旖旎,风光诱人。

    只要他一伸手,梦中的场景就会实现。

    萧楚玦心中仿佛住着一只野兽,在不停地咆哮着,催促着他动手。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