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反应看得戚晚都愣了。

    明明刚才回来的时候还不是这样,怎么一转脸就泫然欲泣,好像受了极大的委屈一般。

    “这是怎么了?”戚晚连忙问道。

    “师尊之前大约也明白了,杨师兄的铃铛是因何人而响。”萧楚玦轻声说道。

    他不过才十八岁,声音还带着一点青涩,用这样委屈无辜的声音说话,戚晚差点就被他蒙混过关。

    “旁人看不出来,为师自然能看得出来。”戚晚不动声色地说道。他不仅仅说的是铃铛的问题,还有装委屈的问题。

    其实不止是这一次,萧楚玦经常装可怜惹他心疼。只是因为戚晚心中确实觉得他可怜,又是自己的弟子,自然疼宠一点,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是原则问题,是不能无限度容忍的。

    “我……”萧楚玦泫然欲泣不能自已。

    “说实话。”戚晚冷下脸来说道。

    他回身坐到一旁的榻上,因为刚才吃了饭有些热,半解开衣衫靠坐在榻上,神色添了几分慵懒。

    萧楚玦见骗不过师尊,便把脸上伤心委屈的表情撤了下来,换上有些低落神色。表情切换就在一瞬间,很难不让人感到惊奇。

    “我只怕说了……师尊会不要我了。”萧楚玦低着头,神色委顿。

    “你先说清楚。”这样一说戚晚被勾起了好奇心,更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情能让萧楚玦担心他会弃之不顾。

    “弟子其实……”萧楚玦的神情犹豫,说话也吞吞吐吐的。“弟子身上其实有……魔族的血脉。”

    “!”戚晚惊讶地立刻坐了起来,眼睛瞪圆。

    他如此惊讶是因为他看过原著也并不知晓这个信息。萧楚玦当初也是修炼,只是修的是魔道,心魔缠身。可从来没有听说过他和魔族有关系。

    “怎么会……你的父母不是……”戚晚难以置信地问道。

    “我父亲是燕庭没错,但是我母亲其实是……是魔族的圣女。”萧楚玦表情平淡地说道。

    他的眼睛被白绫遮住,很难让人判断出他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

    “当年燕庭外出游历,在北域魔族的地盘被追杀,是我母亲偶遇救下他。他当时贪图母亲美色,便承诺娶母亲为妻。”萧楚玦的语气干巴巴的,声音也有些艰涩。

    这段经历他自然是不想提的,可是他若不坦白,被师尊发现恐怕对他更加不利。萧楚玦在心中盘算了好几遍,与其被发现被拆穿,不如主动坦白,或许还能让师尊怜惜几分。

    “我母亲在魔族千娇万宠,修为不高。为了救燕庭就已经消耗大半修为,再加上生我,元气大伤。”

    “后来燕庭发现了母亲是魔族,便要休妻,娶现在的燕夫人为妻。却又怕我母亲离开后到处宣扬他娶了魔族,便把我和母亲囚禁在小院子里十几年。”

    “后来母亲因为伤心过度,修为不济便去世了。”

    “燕庭也知道我身上有魔族血缘,所以不喜欢我。可我又是他的儿子,他不便动手,所以燕夫人动手他乐见其成,只要我不死在他的手中便好。”

    萧楚玦说得轻描淡写,好像完全不在乎的模样。可是戚晚却看到他的指尖发颤,那是他紧张的表现。

    无论是谁,遇到这样的父亲恐怕都会伤心难过。可是萧楚玦却没有表现出来,他在强撑着,竭力控制自己的情绪,装作坚强的样子。

    平时见多了萧楚玦柔弱可怜的模样,如今可怜却硬要逞强的模样让戚晚越发地心疼。

    他连忙站起身来走到萧楚玦面前,萧楚玦顺势靠在他的怀里,像是在母亲怀里汲取温暖的小鸟。

    只是萧楚玦埋在戚晚怀里的脸,带着得逞意味的笑容。

    平日里卖惨装可怜次数太多了,任谁都会觉得乏味。不如偶尔有一次可怜中带着些许逞强的坚强,或许更触动人心。

    “今日弟子看到师尊似乎很看中一个参加试炼的少年。”萧楚玦埋在戚晚怀里低声提道,“虽然不应该,可是弟子还是心中难过,旁人都手脚健全,只怕师尊有了新的弟子……就不会在意我了。”

    “怎么会。”戚晚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安抚地拍了拍萧楚玦的后背。虽然一向知道这人性格如此,喜欢装委屈装可怜,但是偏偏他就吃这一套,无论萧楚玦怎么变着法的讨宠,他都上当。

    就比如这次,他怎么会看不出萧楚玦的小心机,可是眼里看到陷阱还拼命往里边钻。

    可不钻又能如何,萧楚玦毕竟是他的弟子,他也不能真的大义灭亲,宣告整个修仙界他的弟子身上流着魔族的血。

    他只能做一个包庇犯,把自己的小弟子藏在他的身后。最后戚晚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顺着萧楚玦乌黑的长发缓缓地抚摸到发尾。

    听到这一声叹息,萧楚玦便知道自己赢了。

    “师尊会不会觉得身上有魔族的血……所以认为我不该存活于世?”萧楚玦小心翼翼地问道。他知道自己赢了,却偏偏还要为自己再加一个砝码。

    如今修仙界对魔族和魔道深恶痛绝,若遇到必定杀之而后快。

    “若你不曾做过坏事,与其他人也并无不同。”戚晚柔声道。

    在原著里,萧楚玦也曾向其他人问过这个问题。然而无一例外,所有的回答都是要让他去死。他问过那样多的人,却没有一个人给过他机会。

    这一次,戚晚想给他一个机会。

    “没有人能决定你应不应该活着,唯一能够决定的只有你自己。你若不愿为魔,心魔也就无法控制你。”戚晚感觉自己的眼睛带着微微的酸意。

    “那就好。”萧楚玦抬起头来,向戚晚露出一个干净无辜的笑容来。

    那一瞬间,戚晚感觉心尖微颤,看得他满心涟漪。

    凝望良久,戚晚才反应过来现在的情况,往后退了一步。

    “天色不早,快去休息。”戚晚低声催促着,却始终不敢再望向萧楚玦。

    萧楚玦像是没有察觉到戚晚的异常,默默地走进里间休息。他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心中已经毫无遗憾。

    若是……若是上一世他身边能有戚晚这样的师尊,或许他也不会走上那样绝望的道路。

    只可惜,上一世并没有人把他从苦海中解救出来。

    萧楚玦闻言立刻向戚晚行礼,然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他洗漱过后便躺在床上,听着隔壁师尊清浅安稳的呼吸声。

    那呼吸声柔软轻盈,节奏平稳,很容易便让人联想到此时此刻师尊是什么样的情态。

    听着这样的声音,萧楚玦不知不觉入了梦。

    梦中的萧楚玦手脚健全,眼睛明亮。他闭着眼睛,听到黑暗中有微微的水声。

    空气潮湿又温暖,带着清新的水气味道,还有淡淡的松木香味。这种感觉这种味道……像是在沐浴房中。

    萧楚玦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身处在霁青峰的沐浴房外。隔着一道门,他听到房中清脆的流水声。他小心翼翼的推开门,房内隔着一道轻薄的山水屏风,隐隐约约能看到屏风另一端的身影。

    屏风另一端应该是一位娇俏的美人。虽然看不到模样,但是伸出的手臂如白玉一般,像是一条柔软的蛇,勾得人心里发痒。

    长发如瀑,垂在浴桶里,衬得雪白的后背更加白皙,骨骼清晰,尤其是肩胛骨,像是振翅欲飞的蝴蝶一般。

    萧楚玦心中微动,似乎有一把火把他由心到身全部燃烧殆尽。他往前走,用尽一切力气往前。他的脚仿佛被最强力的胶水粘在地上,用尽了力气才往前两三步。

    他挣扎着向前,用尽全身的力气扑倒屏风,他扑到浴桶里的美人身上,想要抓住怀里的美人一亲芳泽。

    “楚玦……萧楚玦……”美人的声音低哑,带着慵懒的勾/引意味。

    然而在萧楚玦听到声音的那一瞬间,他浑身僵硬,难以置信地抬头望向怀里的美人。

    那美人的容貌和他的师尊戚晚……竟然一模一样。

    萧楚玦猛地从睡梦中惊醒,他还是什么都看不到,双腿动弹不得。

    他出了一身汗,贴身的寝衣都被打湿。

    萧楚玦低垂着头,额间渗着汗,心里却波涛汹涌,久久不能平静下来,以至于双手都在微微颤抖着。

    他有罪。

    他竟然对他的师尊——

    动了欲念。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