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怕谁都想不到吧……他一个世人畏惧的大魔头,居然也可以重生。

    “别怕。”戚晚声音沙哑又温柔,像是一朵盛开在暮色下的酒红色玫瑰花。他看到萧楚玦的手紧紧的握着轮椅的把手,纤细的手指因为用力而肌肤发白。

    萧楚玦微微一怔。

    面前人手心的温度对他来说简直是滚烫的。

    萧楚玦下意识地想要把手抽出来,甚至忘记收敛自己惊慌的表情。他一脸惊惶地后退,还在十五岁的脸颊稚嫩又无辜,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受到惊吓的孩子。

    “别怕。”戚晚放柔声音再度重复了一遍。他尝试着轻柔地掰开萧楚玦紧握的手,试图通过摩挲让他恢复镇定。“刚才那是要骗你的坏人,你不要听他的话。”

    恐怕是吓坏了,戚晚想。毕竟在此之前,萧楚玦应该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他不过也才是个十五岁的身有残疾的孩子罢了。

    殊不知他的动作已经在萧楚玦的内心掀起了惊涛骇浪,如同一块烙铁掉入雪地,滋得一声把他蛀了一个洞。

    他低下头竭力掩饰自己的情绪,白绫垂到他的腿上,像是一道绵绵不绝的眼泪。

    “你是……?”再度抬头的时候萧楚玦已经整理好自己的情绪,挣开戚晚的手试探着触摸戚晚的手臂,迟疑地开口发问。

    “我是……”戚晚这时候才意识到萧楚玦可能根本不清楚他是谁。毕竟之前收徒的时候萧楚玦离得不近,恐怕也没有听清怎么一回事。他犹豫片刻才回答道:“我是燕时的师尊,十分抱歉,之前见你出来怕你有危险,所以才一路跟了过来。”

    戚晚慌乱地解释着,他怕萧楚玦以为他也是坏人,还是喜欢跟踪别人的变态。

    “原来……是阿时的师尊啊。”萧楚玦轻描淡写地说道,表情有些许的局促不安。“多谢仙君相助,只可惜我身无长物,没有什么可以报答仙君的。”

    少年神情落寞无助,却能看出他在听到“师尊”二字的时候的向往。

    或许正是因为萧楚玦听到了燕时拜师的事情,心中也渴望有一位对他好的师尊,所以才会轻易的被附身在母亲遗物里的魔族骗到。

    那位魔族许诺了萧楚玦诸多好处,教导他修炼,为他寻找武器,带他走上人生巅峰。可萧楚玦当时唯一听进去的,是魔族会陪他修炼。

    回想起这段情节,戚晚感觉心脏都在抽搐疼痛,所以看到萧楚玦失落的模样,他再度冲动了一次。

    “我……我曾听说燕家似乎待你不好,若是你愿意,我可以为你再寻一个家,好好照顾你。”戚晚的话刚一出口便觉得失言,可是话已经开了头,便没办法收回。

    送萧楚玦离开的话实在不应该提,可是送到一个关爱他的家庭,恐怕是萧楚玦最好的命运。或许有朝一日,他也可以走上正途,可以有人爱他。

    面前少年的脸顿时更加苍白了几分。本来微红的嘴唇也被他自己咬得渐渐青紫起来。

    “再寻一个家……和现在又有什么不同。”萧楚玦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这个笑容像是他最后的一层薄薄的保护,只需要轻轻一戳便会全局崩盘。

    戚晚自知失言,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少年。

    “时候不早,还请仙君回去吧,我也要回……去了。”萧楚玦低下头,驱使着轮椅和缓慢前行。

    戚晚敏感地感觉到,萧楚玦是想说回家,却半路改了口。

    竹制轮椅吱吱呀呀的,看起来在之前的打斗中被误伤到,轮毂的边缘有些开裂,再继续使用恐怕很快就会散架报废。

    如果这个时候再失去了轮椅,萧楚玦可能连出行都无法出行,就算有朝一日房屋走水,他怕是需要爬着出门。

    “你……你愿不愿意同我一起去青岚山?”戚晚没能忍下冲动追了上去。

    这个决定实在是冲动,可是他也确实不能撒手不管萧楚玦。只是他能力微薄,即便把萧楚玦带在身边,也不一定可以教育好他,或许也无法改善他与燕时的关系。

    可是总不能放任不管,任人欺侮他。

    在戚晚开口的一瞬间,面前的少年抬着头,从苍白的脸上可以看出他认真的希冀的表情,他沉默了良久最后才试探性地开口。

    “仙君……愿意带我去吗?”萧楚玦声音颤抖,手也颤抖。“我……我看不到东西,也无法走路,跟着仙君怕是只能拖累仙君,不如……算了吧。”

    萧楚玦低下头,宛如一棵瘦弱的小树苗打了蔫。

    “若有一日……仙君不需要我,恐怕我也无法自处了。”

    最后这句话又轻又软,却尖刀一般直直地刺进戚晚心口,让他完全舍不得放弃萧楚玦。

    “自然是愿意的。”戚晚捂着心口道。

    他知道自己惹了大麻烦,整本书最大最可怕的反派,但是那样努力却依旧凄惨的人,他也知道自己是完全舍弃不了的。

    “仙君……!”萧楚玦猛地抬头,苍□□致的脸上满是欣喜和不敢相信。“我真的……可以……”

    “可以的,当然可以。”戚晚越发觉得自己责任重大。“今日你先回家,收拾好东西,明日我去燕家接你。”

    萧楚玦连忙点头。

    少年腿脚不便,又看不见东西,戚晚自然主动推着萧楚玦往回走。萧楚玦受宠若惊,一直低声说着谢谢。一直送到了燕家的后门,萧楚玦才低声请戚晚先离开。

    等戚晚离开之后,萧楚玦慢吞吞地从后门进去。燕家向来不喜欢他和母亲,所以安排在最角落的一处空置的下人院落里。

    院子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屋子里也只有一张床和一床薄被,桌子上有一壶冷水,也是昨日他自己打的。

    萧楚玦熟练地把自己移到床上,虽然身上残废,但是他已经习惯了如此行动,倒也不觉得别扭难受。

    今日他本想乘人之危让戚晚和寂泯魔头二人互相残杀,他再坐收渔翁之利。毕竟他重生归来只是个十五岁少年,虽然自己修炼了一段时间,还不能一击必中。

    可没想到他那位没有实体的师父竟然如此不堪一击,完全不是戚晚的对手。

    不过就算寂泯逃走了,如果不能借助他的体质修炼,恐怕也难成气候。萧楚玦冷笑一声,脸上多了几分无情的神色。

    至于同意和戚晚一起去青岚山……不过是他突然想到的,一个绝妙的主意罢了。

    重生之前,他曾听很多人说过燕时的师尊清遥仙君有多好,天赋异禀,有教无类。可是他后来绑架过这位仙君,似乎很是乏味,也就扔在一旁不管了。没想到重生之后清遥仙君竟然一路跟着他过来,只是怕他有危险。

    他稍微装装可怜,戚晚就要带他去青岚山,真是善心多得没处发。他对去青岚山也没什么兴趣,以他的体质和过去的记忆,随便找个深山老林修炼,过些年岁便能恢复当年的修为,根本不必寄人篱下。

    他想做的,不过是和燕时作对罢了。

    明明燕时与他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凭什么他就拖着残废身躯修炼,燕时就完好无损。凭什么他费尽心机和努力,燕时就到处有贵人相助,轻轻松松就可以与他打成平手。

    他知道燕时对自己的师尊有多爱护敬重,甚至还有传言二人会结为道侣。若他分走戚晚对燕时的关怀……对于燕时来说,这才是最难受的吧。

    萧楚玦冷笑一声,明日戚晚会宣布带他一起离开,不用想他都可以知道燕时的脸色会有多么难看。

    只是萧楚玦自己不知道的是——他下意识地摩挲着戚晚今日曾经抚摸过的手。

    就好像……透过这个动作在寻找着什么。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