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晚了然地望向燕夫人,他自然是知道燕夫人会阻拦萧楚玦去青岚山的。

    在原著里,萧楚玦幼时便展现出了异于常人的优秀的修炼天赋。燕夫人怕自己的儿子比不过,便开始逐步下毒残害庶子。

    此时若萧楚玦也同燕时一起去青岚山,万一事有转机,她和燕时都会被报复。

    所以她不敢让萧楚玦离开,她必须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

    燕庭没想到燕夫人如此失态,责备地望向燕夫人,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又怕丢人,便只是冷哼一声作为提醒。

    燕夫人随即也意识到自己失态,她理了理衣裳,强装镇定地往前两步,微微福身行礼,“是妾身失礼。”

    “不过……还望仙君恕妾身冒昧说几句。”燕夫人又恢复到刚才镇定的状态,“没有照顾好玦儿是妾身的错误,妾身是并非玦儿的亲娘,不敢随意插手教育,只是把玦儿交由下人伺候,没想到这群下人欺上瞒下,竟然如此对待玦儿,妾身没能考虑到这一点,委实不敢辩驳。”

    这女人好厉害的嘴皮子功夫,竟然能在这样短的时间内想好理由,戚晚的心微微一沉。他完全不会相信燕夫人所说,可是他身边的凌回和孝顺儿子燕时可是轻易便相信了燕夫人的说辞。

    紧接着戚晚感觉到袖子被轻轻的拉扯了两下,一低头正是坐在轮椅上脸色苍白的萧楚玦。

    少年的脸色不怎么好,神情也有些萎靡失落,看样子对离开并没有信心。

    戚晚拍了拍萧楚玦的手,示意他安心。

    “只是妾身有错,却也愿意玦儿过的好些,所以不得不冒着被怀疑的风险多说几句。”燕夫人再度行礼,“玦儿幼年丧母,身体不便,若是在家中还能得父母庇佑。家中也不缺银钱,从今日起好好照料定然衣食无忧。可若是去青岚山,那里皆是身体强健天赋异禀的人才,恐怕对玦儿来说并不是什么好去处。”

    燕夫人的话乍一听在情在理,可是却不能深思细究。若是留在燕家更好些,那萧楚玦怎么可能还是如此狼狈的样子?

    “这倒也是。”燕庭点了点头。他其实没有细想燕夫人的话,只是听到萧楚玦身体不便这一点。眼瞎腿废,出去不过也是丢燕家的人,没准还会拖燕时的后腿,得不偿失。

    戚晚感觉到萧楚玦牵着他衣袖的手紧了紧。

    “既然如此,还望仙君体谅。我这个长子身体不便,去了青岚山恐怕也难成大器,不如在家里享享福算了。”燕庭脸色好看了一些,语气也和善许多。

    至于萧楚玦留在家里是不是真的更好,他却是不在乎的。

    “他……是我的兄长,是吗?”燕时神色复杂地望向他的父母。这个消息过于爆炸,炸得他几乎无法思考,反应也慢了半拍。

    但是以他的聪颖程度,也大致可以猜到是怎么一回事,可以猜到父母为什么不许兄长去青岚山,也可以猜到他这位残疾的兄长留下来会过什么样的日子。

    “那我可以去,为何兄长不可以!”燕时知道自己不应该为了从未见过的兄长忤逆父母,可是他也不能看着萧楚玦真的再留下来过这样的日子。

    “小时!不许胡闹!”燕夫人低声训斥道。

    “若本君执意要带他离开呢?”戚晚眼神微凛,面色不虞地盯着燕庭。

    “这……仙君何必强人所难。”虽然燕庭话中还有挣扎,但是明显看得出来在动摇。

    在他心中,为了一个萧楚玦得罪青岚山首席自然是不划算的。

    “强人所难?燕家主是在说清遥仙君吗?”站在后边的凌回得了戚晚的眼神,显然已经回过味儿来。“既然燕家主燕夫人觉得家中更好更舒坦,那便一视同仁,两个儿子都不要去青岚山了。”

    戚晚作为仙君话不会说的太直白过分,而凌回只是普通弟子,自然说话没什么遮拦。

    燕庭与燕夫人一听燕时去不了青岚山大惊失色,尤其是燕庭,脸色立刻沉了下来,但是心中还是在犹豫。但是转念一想,若萧楚玦也跟随过去,燕家嫡系便有两人接触到青岚山高层,于是马上甩脱燕夫人的手,向戚晚保证道:“仙君,作为父亲自当对儿子们一视同仁,既然仙君看中,便带两个孩子一起入青岚山吧。”

    戚晚满意的微微点头,轻轻拍了拍萧楚玦的手。他能感觉到萧楚玦冰凉的手微微一颤,似乎是过于激动。

    “既然如此,便启程吧。”戚晚没理会燕氏夫妇,只是回头对凌回和燕时说道。

    “是,仙君!”凌回连忙答应下来,紧接着去叫马车过来。

    燕时和萧楚玦都暂时无法御剑飞行,此次出行又忘记带灵力驱使的仙船,所以只能坐马车到最近的大城市租借仙船。昨日凌回已经备好了马车,行李也收拾得差不多,只需要把燕时和萧楚玦的行李搬上去便可以出发。

    此时萧楚玦和燕时都要随他去青岚山,戚晚也就更加懒得搭理燕家人。还好他的人设就是不染纤尘的高岭之花,他越是不说话旁人越恭恭敬敬待他。

    甚至因为戚晚不喜欢热闹,本来整个燕家都要为燕时送行,也被燕庭给轰了回去。

    大门外凌回买的马车已经准备好,一共是两辆马车。

    他们一行共五个人,除了仙君师徒和萧楚玦,还有一个跟着出来的低级弟子。因为仙君不喜欢跟着太多人,所以低级小弟子一直在客栈里没有出来。

    按凌回的安排,为了方便照顾仙君,他与燕时还有仙君一同在第一辆马车里。萧楚玦性格孤僻,便安排在第二辆马车里,同低级小弟子在一起。

    他也记得萧楚玦身体不便,不方便上马车,所以一早便站在萧楚玦身边,伸出手准备抱萧楚玦上马车。

    萧楚玦慢吞吞地移动到马车旁边等着,双手紧握着轮椅的轮子,脸色苍白毫无血色。

    虽然已经经过一世,可他仍然忍受不了其他人碰他已经残废的腿。

    上一世他受尽委屈与嘲笑,无论是谁都会模仿嘲笑他的眼瞎腿废。即便他最后站在修仙界的顶峰,几乎无人是他的对手,也没人再敢嘲笑他。

    可当年轻蔑的眼神,躲不掉的嘲笑声,还有自己丑陋的瘦弱的双腿,都是他挥之不去的噩梦。

    所以当凌回的手伸过来时,萧楚玦甚至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便急急地后退了一尺有余的距离。

    他能用灵力探测到旁人的动作,勉强算是可以“看到”。

    凌回微微一愣,被萧楚玦“嫌弃”的动作惊讶到,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怎么了?”戚晚第一时间注意到了这里的小插曲,缓步走了过来,低声询问道。

    “萧楚玦他……似乎不喜欢旁人触碰他。”凌回有些为难地说道。他也看得出萧楚玦苍白得要命的脸色,自然不敢强行带他上马车。

    “无妨,你去同小时一辆马车。”戚晚第一时间就明白了萧楚玦的痛处,指了指第一辆马车让凌回过去。

    “仙君?”凌回不大明白戚晚的意思。

    而这一次戚晚望着面前坐着轮椅的少年没有说话,于是凌回只好茫然地上了第一辆马车。

    “你不必担心。”戚晚试探性地拍了拍萧楚玦的肩膀安抚着他的情绪。他知道面前的少年受了多大的委屈,也知道他被怎样欺凌过。

    他随手一挥,一个不透明的结界把两人罩住。

    “我设了结界,现在没有人能看到你了。”戚晚轻声说道,“现在我可以……抱你上马车了吗?”

    他的声音温柔,像是一道月光照进了藏在幽深缝隙里的山谷,像是一根羽毛,轻柔地搔在心底里最痒的一处,恍惚间竟然带着一点点蛊惑的意味。

    “仙君……”萧楚玦声音微微颤抖着。

    他在戚晚面前有很多次颤抖。在前师尊面前博取同情的时候用过这一招,在刚刚父母兄弟面前卖惨用过这一招。他实在是太擅长装可怜装柔弱。

    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一次的颤抖……不是装出来的。

    “别难过,这也不是你的错。”戚晚摸了摸萧楚玦的头。

    然后他便看到萧楚玦轻不可见的点了一下头。

    于是戚晚弯下腰,一手扶着少年的后背,一手托起少年的膝窝。他的手在触碰到膝窝之后微微颤了一下,随后手臂上稍一用力便把人抱了起来。

    怀里的少年过于苍白瘦弱,抱在怀里重量轻得可怕,尤其是那双瘦弱的腿。明明未来会变成人人惧怕的大魔头,此时此刻却缩在他的怀里,宛若一只小小的寻求温暖的仓鼠。

    他手指微微一动,灵力便托着轮椅送到了马车里。紧接着他也迈进马车,把萧楚玦放回了轮椅上。

    萧楚玦抚摸着轮椅,然后挪到一个舒服的姿势上。他竭力地想要掩饰自己内心的波动,却被苍白脸颊上难得出现的一缕粉色出卖。

    “多谢……仙君。”萧楚玦声音干涩,双手紧张地抓着轮椅的把手,抓得双手青筋毕露。

    此时坐在第一辆马车上的燕时往后看了一眼,也不知道到底在看什么。

    二人坐好后戚晚随手取消了不透明的结界,让青岚山的低级弟子过来驾车。

    他其实还有一些恍惚,震惊自己居然抱了未来随便抬抬手都能让整个书中世界都震颤不已的大反派。

    可是等他再回头望向轮椅上苍白羸弱的少年,心里还是生不出任何的畏惧来,只有满满的心疼。

    这样的少年,本该肆意奔跑,挥霍青春,不应该困于四方的院子里,给自己上了一道又一道的枷锁。

    最终,戚晚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

    他道——

    “等回到青岚山……我想想办法,定会把你的腿治好。”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