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晚闻言微微一愣。

    “如果无人进入梦境,他是不是……永远都醒不过来?”戚晚低声问道。

    “是。”赵晴霄点了点头。“他会一直在心魔构建出来的梦境里,直到身体死去。”

    戚晚心中再度一坠,脸颊都苍白起来。他犹豫了一瞬,然后目光坚定地说道:“我来,我来入他的梦。”

    赵晴霄愣了一下,连忙制止道:“师弟,这很危险。而且就算你成功救他出来,他也有了心魔,虽然与真正的魔族不一样,但是心魔会逐渐占据他的内心,让他疯狂癫狂。”

    “如今各大宗门都在外边等着讨要说法,要萧楚玦出来测试血脉,确定了就要杀之而后快。”

    赵晴霄声音急切。

    “师弟,你就算救了他……你能从各大宗门手中保下他吗?”

    戚晚望着赵晴霄,恍惚地往后退了一步。

    是啊,他能保下来吗?

    他性格孤僻,不喜人烟,这几年一直守在霁青峰上教育两个徒弟,于旁人并无交情。萧楚玦虽然是他的徒弟,但是是个残废,一直深居简出,若要动用青岚山的背景或许勉强能把萧楚玦保下来。

    可是青岚山的名声会受损,这么多弟子定然会记恨萧楚玦。就算动用青岚山背景强行压下来,也必须要给大众一个说法。甚至还有可能,就连青岚山也无法强行把这件事压下来。

    可是……他还是要救萧楚玦。

    萧楚玦已经在黑暗中艰难前行了这么多年,父母不喜,兄弟不睦,年纪轻轻就误入歧途。即便他穿书之后改变了那么多,却好像也没有什么改变。

    若是连他都不肯救萧楚玦,还有谁能救他?

    “我要救他。”戚晚声音艰涩,“往后的事情往后再说,你只管告诉我如何救他。”

    “以灵识进入梦境,不能直接把一切告诉他,只能破解他的心魔。等他意识醒来,自然便能回来。”赵晴霄摇了摇头,叹息一声。

    “那主峰那边还请掌门师兄拖一拖,至少拖到我与萧楚玦醒来。”戚晚向赵晴霄拱手行礼道。

    赵晴霄连忙把戚晚扶起来,轻声道:“这个自然,我先去应付着。”

    戚晚又回身望向一脸震惊的燕时,“小时你守在门外,不许任何人人进来。”

    燕时连忙答应下来,看向戚晚的神色尊敬又崇拜。

    说话间赵晴霄和燕时便都退出房间,把空间留给戚晚。

    此时日头西斜,傍晚的夕阳暮色从窗户里漏进屋子里,落在戚晚素白的衣裳上。他在房间里一挥手设下一个透明的结界,点上一支引梦香,然后找了一个干净的蒲团坐在床边打坐。

    他闭上眼睛,灵识出窍,循着引梦香的味道悄然入梦。

    戚晚感觉自己眼前一片黑暗,然后随即沉睡过去。意识不清。

    等他再一睁眼,恍惚中发现自己正站在一处陌生的院落里。

    这处院落似乎坐落在一处峡谷里,遥遥望去还能看到两边陡峭的悬崖。大约是初秋午后时分,天高云淡,阳光明媚灿烂,院落里鸟语花香。

    他的面前是一间精巧漂亮的房子,房前有一个小小的水池,里边有几尾锦鲤游过。打开的窗子前是一小片竹子,看上去清爽喜人。

    这里真的是萧楚玦的梦境?他怎么从来没有见过这里?而且他进来有一会儿了,怎么不见萧楚玦在何处?

    一想到萧楚玦,戚晚心中焦急,便快走两步推开薄纱门帘进了屋。

    屋里点了香,一进门便看到从紫金香炉里袅袅娜娜冒出来的香云。屋子里还是没有人,戚晚心中警惕,放慢放轻脚步来到了书房。

    书房门口挂着珠帘,透过珠帘,戚晚瞧见一个身着浅蓝色衣衫的青年正站在桌案旁写字。

    青年低着头神情专注地不知道在写些什么,白皙修长的五指拿着乌黑的毛笔,显得手指轻灵秀美。

    想必青年的字也很是好看。

    戚晚正这样想着,他看得认真,不小心碰到了前面的珠帘,珠帘碰撞出叮叮咚咚的轻响来。

    那低头的青年立刻抬起头来,露出一双干净澄澈灰紫色眼眸来。这双眼眸恍若一潭清澈见底的灰紫色湖水,在看到戚晚的那一瞬间泛起涟漪。

    他的眼底涌出笑意,嘴角微微勾起,让人不由自主地沉沦其中。

    “师尊去哪儿了,可让弟子等了好久。”

    这容貌……这身形……这声音……!

    这个站在桌案前正含着温柔笑意的青年竟然真的是——萧楚玦。

    戚晚惊讶得连话都说不出,只能站在原地发愣。

    在萧楚玦的梦境里,一切都是由萧楚玦自己构建出来的,所以双腿双眼恢复正常也是完全可能的。

    就在戚晚走神的时候,萧楚玦已经来到了他面前。他的脚步很轻盈,表情也很柔和。

    这样的萧楚玦和戚晚想象中的无病无伤的青年一模一样,漂亮干净得过分。

    “师尊在想什么?”看到戚晚在分神,萧楚玦似乎有些不高兴。

    他贴得太近,让戚晚感觉有些不舒服,却没有多想什么,只是后退一步拉开距离,然后摇摇头道:“没什么。”

    戚晚天生就长着一张清冷疏离的脸,导致他不管说什么,只要情绪不激动就和拒人千里之外一样。

    “没什么是在想什么?”萧楚玦的语气有些急切和暴躁,他又贴近一步,把手撑在了旁边的墙壁上,堵住了门口。

    戚晚抬头,诧异地望着萧楚玦,没有想到他竟然会用这样的语气对他说话,却看到萧楚玦灰紫色的眼眸里盛满了太多他看不懂的东西。

    他突然意识到这里是萧楚玦的梦境,萧楚玦很有可能已经沦陷在心魔里,不能以往日的经验对待。

    但是他没有意识到自己思考的模样实在是太明显,已经惹怒到面前的青年。

    戚晚感觉到萧楚玦离自己实在是太近,两个人的衣料几乎都贴在一起。他忽然发现站起来的萧楚玦是那样高大,几乎挡住他所有的视线。

    他想要离开,却发现自己已经被困在萧楚玦的怀里,而且毫无修为可用。

    “你到底要做……”什么二字还没有说出口,戚晚便感觉到一个温凉柔软的东西贴上了自己的唇。

    戚晚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近在眼前的萧楚玦,甚至忘记了推开。

    萧楚玦的吻如蜻蜓点水一般一闪而过,他正面靠在戚晚身上,把人堵在墙壁之间,头靠在戚晚的肩膀上,用温柔到酥麻却隐约透着一点阴郁的声音说道——

    “晚晚不早就嫁给我了吗?如今还做什么姿态,想要后悔吗?”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