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长雪想引的“猫”到来时,方药师正缩在大氅里,坐在景元殿的火盆边哆哆嗦嗦地烤火。

    顾长雪也搬了个团凳坐在一旁,随手拆下手上方才被死囚弄脏的巾帕,丢进火里:“方老怎么这么怕冷?”

    只是去御花园里放个信物而已,方药师返回景元殿时,顾长雪差点以为这人刚从雪山逃难回来。

    “我也……说、说不清楚。”方药师冷得说话都咬舌头。

    他努力抻了一秒脖子:“拆什么?巾帕上透出来的血都没干。”

    顾长雪给方药师看了眼自己的手掌:“伤是朕自己主动去攥剑割出来的,不深。朕天生体质便比常人好一些,鲜少生病,即便受伤愈合得也快。”

    不过这体质应该是原世界的他才有的,没想到穿进了小皇帝的躯壳里,这种体质也跟了过来。总之……应该算是好事。

    “……行吧,”方药师面带不甘地嘀咕,“你们倒是一时伯仲……”

    “嗯?”顾长雪看过去。

    方药师又打了个喷嚏:“我……草民说陛下和颜王。颜王受伤草民是没见过。不过草民知道,他有百毒不侵的体质。”

    没等顾长雪追问,方药师干脆地道:“草民给他下过毒。”

    顾长雪:“……”

    您也是个狠人。

    他缓缓道:“药师在朕面前不必自称草民……”

    “我又不叫药师。”方药师看向顾长雪,改口改得比眨眼还快,顾长雪差点都没反应过来,“古人有云,‘人命至重,有贵千金。一方济之,德逾于此。’我名叫方济之。药师只是府中人对我的敬称。”

    顾长雪微微一愣。

    《死城》中,方药师也算是个戏份不少的配角,但剧本里从未说过他另有名字。

    不过这也正常。毕竟如今在他面前的,不是写在薄纸上的剧本,而是一个立体完整的世界。

    在这个世界里,颜王会让人给方济之看座,方济之会在背地里给颜王下毒……

    其中缘由,纷杂难探,比白纸黑字写得板上钉钉的剧本要复杂得多。

    就是不知道,这个世界是否将剧本中那些不合理的地方也完整化了……顾长雪眉心微微蹙起。

    “陛下在想什么?”方济之哈着气搓手,慢吞吞地说着乍一听很客气,其实内容一点也不客气的话,“其实我一直有个疑问,不知陛下介不介意替我解答?”

    “当年颜王挥师京都,血洗整个皇宫与贵胄府邸。先帝的皇子皇孙被屠了个干干净净,连皇女都没能逃过死劫。”

    方济之又打了个喷嚏,眼眶含泪地吸了吸鼻子:“为何他偏偏放过了陛下?还将当时名不见经传的陛下扶上如今的皇座?”

    “……”顾长雪收回神,看了方济之一眼,并未隐瞒这一问题的答案,“我并非先皇亲生的。”

    “……”方济之噎了一下,几秒后才反应过来,“——等等?”

    顾长雪没给他拒听皇室秘辛的机会:“当年颜王挥师京都,血洗皇宫,就是为了报复先帝。”

    “先帝曾怀疑颜王并非自己亲生之子,因此纵容宫人对颜王蹉跎欺压。成年后,又一纸皇命,将颜王打发得远远的,驻守苦寒之地。”

    “所以对颜王来说,报复先帝最好的方式,并非自己登上皇位,而是让真真正正不是亲生儿子的我,坐上九五之尊的交椅,那才是对先帝最大的报复。”

    “……”方济之的嘴开开合合,最后老实闭上。

    过了片刻,他瞅着顾长雪,实在憋不住,张嘴想问顾长雪怎么毫不在意地告诉他这种隐秘,顾长雪头也不抬地举了下手:“人来了。”

    “什么人?”方济之下意识地望向敞开的窗外,只瞧见白茫茫一片,连只鸟的影子都看不见。

    但下一秒。

    景元殿殿内骤然多出十来道身影,无声无息,如黄昏逢魔时刻出行的鬼魅。

    这些人穿着统一制式的衣袍,都是一袭雪裳。

    仙气飘飘的白袍上,以狂放不羁的字体绣着一句诗词:“九天高处风月冷,神仙肚里无闲愁。”

    狂妄之意扑面而来。

    “九……天?”方济之怔怔的看了会殿下半跪着的人,猛然回头,“不对啊,九天不就只是普通的皇帝近侍军吗?我听说颜王掌权后,宫内的人踩高捧低,九天惨到总是被打发去做些鸡毛蒜皮的事,最常做的活就是抓老鼠了!”

    底下跪着的九天中,有一人慢吞吞抬起头,瞅了方济之一眼:“未曾收到九天之主的诏令,九天不敢擅动。”

    这人的脸色有点苦逼:“……来之前确实是在抓老鼠。”

    仔细看的话,他们本该雪白的衣袍的确不大干净,顾长雪的目光在那些灰尘脏污上停留片刻,最终落在衣摆纹绣的诗词上。

    “死士也不能养在明面上吧?否则便丧失了意义。”顾长雪手指微蜷,虚遮住唇,“宫内的九天总计三百来人,绝大多数都是普通侍从。他们就像是遮挡真正的九天的‘云’,而真正的九天,只有几十人而已。”

    顾长雪用眼神示意方济之手中的垂玉丝绦:“你手上的便是调令。”

    “……”方济之微僵,在九天众炙热的盯视下,迅速地将手里的烫手山芋丢回顾长雪的怀里。

    顾长雪挑起这根不起眼的丝绦。

    把九天丢在后宫里捉老鼠又不是他的错,谁让太.祖皇帝在建立九天时,将九天的调令设计得这么……嗯,让人意想不到?

    像这种死士,调动的办法肯定是在皇帝之间口耳相传。当年先帝死得太出人意料,根本来不及传下九天的调动之法,后续上位的景帝登基也不是走得正规流程,自然也无从得知。

    还是后来《死城》的男主司冰河潜入宫中,混入普通的九天侍从想查案时,吃了死士的亏,才发觉了真正的九天的存在,后来琢磨出了调动之法。

    思及司冰河,顾长雪的神色一敛:“替朕查几件事。”

    “谨遵主命。”九天众垂首。

    顾长雪在心中反复演算着剧情线,慢慢道:“第一件,寻找一位叫做‘小狸花’的苗疆女子。她身上应当带着某种叫做‘孕蛊’的蛊毒。”

    先前单独出过声的九天:“明白。尸首如何处理?”

    “?”顾长雪的思绪被短暂地打断了,“什么尸首,没让你们杀人。如果找到小狸花,给她一大笔银子,叫她日后离京都远一点,就算偷瘾犯了,也别拿命去惹颜王。”

    原剧中,顾长雪演的可是男主司冰河,和女主好歹算是有点情谊在。

    更何况,如今女主保命的剧本都被他给占了,顾长雪总得负责保住小狸花的命吧。

    顾长雪摩挲着调令上的垂玉:“第二件,查一个叫做司冰河,或者廖望君的人,看他现在正在何处,在干什么。”

    剧本里关于男主的信息自然详尽一些,顾长雪悉数说了:“这人现在应该是十四五岁,幼年时腿部曾摔折过一次,留有旧伤。如果遇见——”

    九天眼神一厉:“动手?”

    “……”顾长雪再度被噎了一下,无语,“你们要是能杀死他,朕倒是要烧高香了。遇到以后,不要动手,尽量藏匿行踪。如果被发现了,保命为上。”

    “……?”方济之坐在旁边,虽然听了全程,却仍旧觉得云遮雾绕,整个人就像一脑袋扎进了云雾里,忍不住皱眉道,“怎么,这个叫司冰河还是廖望君的,特别厉害?”

    顾长雪没有立即回复方济之的疑问,只起身走进后殿,取出一张地图:“最后一件事。去朕标出的这个地点找一本老旧的手抄簿。若是没找到,那就罢了。若是找到了,把蛊书带……不,抄一份回来。”

    “按着图去找,不必担心找不到,那地方只有一间密室,里面只存了这一样东西。”顾长雪将图纸交给九天:“背面画了密室的开解之法,务必注意,不要打草惊蛇。”

    顾长雪顿了顿,保险起见,还是道:“那应当是一本蛊书。”

    “……”皱着眉的方济之瞳孔倏然一缩。

    九天一向听命行事,倒是并未对书的种类有什么反应,静候片刻,没再接到其他嘱托后,便要告退离开。

    “等等。”顾长雪道,“殿外有不少方才被颜王屏退的宫人,朕没允许他们进来。你们在宫中耳目众多,替朕查查哪些能留,哪些不能留。”

    为首的九天恭声道:“禀主子,方才颜王离开,已经清过一遍宫人。臣进门前看过,留下的都是些老实本分的。”

    这是顾长雪未预料到的回答。

    先他一步处理宫人,比起好心,更像是一场无声的震慑。

    顾长雪的神色凉了些许,挥退九天。

    一旁的方济之看着顾长雪,眼神有些复杂。

    方才他问而不得回答,紧跟着又骤然听闻某个让他心中一沉的字眼,此时再看眼前的小皇帝:“蛊?孕蛊?小狸花?司冰河?蛊书?”

    这些都是什么?

    为什么小皇帝知道得这么多,好像有着他全然不知的计划?

    顾朝谁都说颜王喜怒难辨,生杀予夺皆在他一念之间。

    在颜王的威慑之下,小皇帝的存在毫不起眼,连带着宫人都能骑到九天这皇帝近卫的头上作威作福。

    可眼前的这位,似乎与传闻……并不相同。

    顾长雪看向方济之,虽然知道此人可信,但自己的情况也是复杂得难以解释,只能如此回答:“算是我比旁人先听闻一些风声,早做准备总比被动挨打强。”

    他总不能把剧本和盘托出吧,鬼知道方济之会不会猜出他其实并非小皇帝。到时候万一重蹈原剧的覆辙,方济之为了给小皇帝报仇,掉回头把他给灭了,他上哪伸冤去。

    顾长雪瞥了眼方济之的脸色:“等蛊书拿到了,还是交给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